感谢各位的关注,500粉抽一个头像(附手稿)。


有人理我吗。



拿图麻烦说一声,不商用不代表为所欲为。
你我都是人,互相尊重一下。

请我善良

01

前几天中午从城墙脚下路过,花都兀自的开了。它们要不开,我就不知道春天到了。这个农业大国已经很少有人关注节气。而时节需要被提醒。它们不管不顾的开着,我停下车找雨衣。雨打得狠了就有花要落,必须落,不落就不会腾出位置给新的花开。就没有生命的周而复始。雨水中还有清洁工人去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新闻里说的一样,要扫到地上擦不到灰为止。这是个笑话,头顶之上就是一望无际的尘埃。我只可惜落下的花还没有安稳就要被扫进垃圾堆。

然而她们被小心地又堆回泥土里。她们从那里来,就要回那里去。可能等会儿的风雨又会把她们吹散。但是她们终究会回去。

小时候学黛玉葬花总觉得矫情。

现在想想,葬花这种事情,应该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善意。

02

这个城市是不是正在经历一场变革,或许天底下所有的城市都在翻天覆地着。找不到路的情况时常发生,就权当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老大爷拦在路口,年轻的司机按着喇叭,然后彼此吵了起来。等我过去了才知道,不知道哪个混蛋把提示维修的牌子给扛走了。

嘿,好大一个坑。

小伙子给大爷递了根烟。这事算了了。只不过在日头底下的落下的春雨还没了。

03

其实我还挺喜欢听洒水车的音乐的,我喜欢看到路面被水冲刷出一片片深沉的干渴的样子。当然如果被淋了一头,这个天气还是挺遭罪的。

快过去快过去。

这个喷着水的大怪物停下来催促我过马路。

0.35

 

 

于是我随便走进了一家奶茶店,找老板要纸和笔。我要记录点东西,不想用手机。

老板脾气好,递过来一只圆珠笔和一半胡乱写了些配比的本子。

 

我想起前段时间跟朋友去很久没有去的饭店吃饭。


服务员,两年前你给我开错了张发票。

哦好,现在给你补上。

 

城市小,就是好。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