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照着冷少画的郑轩。给自己的念念不忘配图

就发个图,表示一下心情。

不知道你们看书会不会这样,看的时候喜欢研究作者是谁,然后再来看他的作品。
作者身上的光环越多,那么读的时候信任力就越足,反之作者默默无名,对其作品的态度就要无理的多。
以前我读书不是这样的,我会看完之后觉得好看才去瞄一眼作者的名字。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一个写书很有意思的人。
大概人世故了就是这样。一点一滴之间都能透露出来。

念念不忘

郑黄

乱七八糟瞎扯,没有一句话能信。蓝雨输给兴欣之后。但是没关系他们还有无数个夏天。

感谢大佬整理的郑轩的出场内容,看完了,依然让人物ooc放飞自我。

想看就看不想看就点出去,不接受批评。说话直接点对大家都好。


回到宿舍的时候气氛有点压抑。郑轩没说话,一下子躺到了床上。

黄少天去洗澡了。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有点像窗外下起了雨。郑轩闭上眼睛,戴上耳机听歌。奥地利的女歌手总能把情欲和诗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舒缓四肢,麻痹内心。

郑轩就不由自主的想到浴室里的黄少天。从踩在地砖上积水里单薄的脚踝到笔直的小腿。水珠顺着精瘦的的胸膛流到平坦的小腹,再深入到令人暇想的未知的领域。...

我就说这些傻逼怎么消停了,才发现我截了车的图被和谐了,啧,没傻逼给我喷挺无聊的。一群人云亦云的乌合之众。这么大还不长脑子天天吃的猪饲料吗?

白马非马 完

1

2

但是在此刻苏汉伟的眼里,简直比圣母玛利亚还好看,(圣母在上,看破不说破。)老板娘看着苏汉伟和向人杰好久,久的向人杰觉得他们就像是通缉犯在被人打量一样。

那个,老板,两碗馄饨面。多加点肉丝。向人杰摸了摸冻的发疼鼻头,提高声音向老板娘喊。

哦,哦,知道了,您先进去,马上就给您上。老板娘算是回过神。笑着张罗着客人就坐。

向人杰扯了餐巾纸给苏汉伟把桌子椅子里里外外碰得到碰不到的都擦了一圈。才让苏汉伟坐下。然后自己挑了对面的位置一屁股坐得夯实。苏汉伟还是嫌弃的啧了一下嘴,这好多油啊你怎么不擦一擦?
向人杰并不想理他。

过了晚饭点,面店里没什么人,有几个中年人边喝酒边吹着牛逼。店里的小彩...

现在看文的一个个跟大爷一样,你说写什么就写什么,你怎么不自己去写呢?我炮灰一个哦就我不懂cp了?可把你能耐的。不看就滚,逼逼什么?老子深更半夜爬起来打点字,是让你来逼逼的?
逼事真多。

道阻且长

 

魏黄/叶黄

情歌听了千万首,其名曰找灵感,然后一个屁字都没写。

 

 

兴欣打蓝雨的时候,但是所有的时间轴都是胡编乱造的,不符合原著。当架空看吧。

 

 

       要让魏琛真的说个所以然出来,他也无从理清思路。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上黄少天,那个聒噪的如同盛夏里用尽生命一般叫嚣着的知了,不知疲倦。或许所有的喜欢、痴迷、情爱开始的时候都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但当幡然悔悟的时候,才发觉其实结果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

认同感即幸福感。
感谢主催 @捡破烂的巴德 兄弟给的机会。
感觉我这种人起个笔名都起不好,混在一堆大佬里面拉低了全队智商。

这个字写得太好了,从来没想过我用键盘敲出来的字也会被人用这么好看的字写出来。

最后再说一次谢谢。

为什么喻文州要穿这种颜色的衣服,因为纯粹是我搭配颜色失败。

【本宣】合志《刀与星辰》

感谢老哥给我的机会!让我也有一天可以参与同人志。

捡破烂的巴德:


预售截止时间 9月25日


想购买的小可爱请私戳lo主发链接哦=w=


本子详情信息见图MUA



△ 主催的唠叨 △



《刀与星辰》是我从2016年开始筹划的,起初是想作为个人收藏的一个本子。但随着staff越来越庞大,投入也越来越高,我开始觉得这个花费巨大精力的本子自己藏着还蛮可惜的。在征求了staff的同意后,我决定拿出来通贩了。


“刀与星辰”是基友取的,意为“行有所止,愿有所得”。


这个本子从装帧到文章选用...

我爱黄少天

巴山夜雨 中

叶黄独


不知道发不发的出来

黄少天这觉睡的沉,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叶修夜班都结束趴在仓库纸盒子上打盹起来了。黄少天打了个喷嚏,赶紧从床上起来,把叶修摇醒。

喂,老叶醒醒,老叶这睡感冒了,老叶……黄少天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叶修睡的也沉,被人拍了也毫无反应,这趴着的姿势压到了胸腔,呼吸有点沉重带着轻微的鼾声。雨过天晴的阳光透过没贴服帖的窗纸的窟窿照进仓库给叶修镀上了一层金光,就像横空出世的银武发出低调却又不容忽视光,等着那个可以驯服他的人。他面色苍白,眼睛下一圈青黑,隔夜的胡茬稀稀拉拉的冒出来,带着一分放荡不羁带着一分愤世嫉俗带着一分不谙世事剩下的七分看进黄少天的眼睛里只有心疼。...

巴山夜雨 上

巴山夜雨   上

叶黄独
时间线可能不对,当架空看吧。

叶修当网管的第六天,H市下起了雨,南方城市冷起来是那个种彻骨的冷。雨水落在屋檐上噼里啪啦的,屋子不漏水但是却可以感觉到潮湿一点一点的渗进骨头里。仓库里没有空调,老板娘怕叶修冻死给扛了两床被子来。 但是还是冷的。
黄少天发了疯一样全世界在找叶修。
叶修窝在嘉世对面的小网吧装作并不知情。
喻文州说,我第一次发现叶秋是这样一个敢做不敢当的。
别这么说,我也不敢做。
过了好久喻文州回了一个字,怂。
手速过万啊。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开得起来玩笑。然后那边喻文州就下线了。叶修敲了一排字:你跟黄少天说他找不到我的,我不想见他。 看着喻文州...

画老了,起码三十岁了感觉,就当退役吧

这叫心平气和的拉讨论组跟我道歉哦。我本来都不想贴了,别说我截图截不完整,是太多截动,我直接打包了txt格式,有人愿意看我可以传一份,但是最好别看吧,辣眼睛。反正我是没看完。未满十八岁不要看了带坏小朋友

老师评价很中肯,基本你这么大年纪这种基本功大概就跟画画无缘了。
哦,努力个十年再说吧。

受益匪浅受益匪浅。

第二年的见异思迁


zeroxmystic/ryuxzero
微condixxiye
好久没写岳伦咯哈哈哈拉出来鞭尸。
国际三禁。

先写一点点,其实还会讲到因妈,算是zero中心吧

0.1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
这是阵圣俊今天晚上按掉的第一万次通话。如果不是知道那个人不清楚手机怎么拉黑电话,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黑名单。
傻逼尹景燮。
0.2
尹景燮打了个喷嚏,电话那头的人马上唠叨到是不是空调打的太低了,夏天热感冒很难受的…
不,ryu哥我感觉是有人在骂我。尹景燮揉了揉鼻子说。
哈哈你这个笨蛋说什么傻话呢。
哥你打这么久的跨国电话就是为了吐槽吗?电话费这么贵你可真是浪费的起啊。
话题一度陷入尴尬。
大概年纪大了所以比较喜...

说好的开群拉我把我当boss刷啊?人呢?这不是浪费我打农药的时间吗?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天天黑uzi是不是能让你父亲在九泉之下开心点。

万万没想到的后续,我求你们不要踢我,就你们这些战五渣,我一个可以喷一群,我想知道现在的舅夜粉丝是不是都是这种脑残啊。我的天。记住群号,有三观的别进了。

轨迹

发布了长文章:轨迹

点击查看

万年坑

粉丝低龄化,s赛没看全,就可以指点江山了。

史记之后不读史,荆轲之后无刺客。
不知道荆轲泉下有知会不会在高渐离以筑投秦的时候给他再和一首歌。

以前常疑惑荆轲死了高渐离怎么不去为他报仇而是隐姓埋名投往他乡。既然决定好好活下去怎么又焚香更衣再次击筑刺杀秦王。
后来想了想大概是真的勇士会有那种忍辱负重的毅力,也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我想起来秦颂里的台词,

史书上会记载 始皇帝嬴政登基的时候
有一个叫高渐离的还在袭击他

闹市中陡然悲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一唱就唱了几千年。

你脑子有问题还要来我这逼逼,我只能动手扇你脸了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