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在水一方

云亮
你们家诸葛先生是真的会撩啊,啊。
赵云第一人称,不适者右上角点X

    时已至子夜十分,远处江面上火光冲天,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还并未看到军师的身影。
绷紧的心弦仿佛顷刻间就要断裂。我曾想过无数种余生的艰险,却唯独没想过此生过半的生命里会没有他。
军师智勇天下无双。
军师高见料事如神
军师英明恍若谪仙

却突然忘记了,我所谓的神袛不过肉身凡胎,也会受伤,也会死去。

想到此处手指不觉的捏紧银枪。冷汗贴着衣襟仿佛掉入这刺骨的江水中。

远处的芦苇在凛冽的东风中紧凭着最后一丝气息抓住泥土没有随风而去。突然想起刚入吴时他指着江边浩浩汤汤的芦苇丛问我,子龙,你可知道我最喜什么花?
我思索着军师屋前茫茫然一片开得灼心的海棠答当是海棠花吧。
我看着他用羽扇遮住下唇,只留着星辰般的眼眸笑着不作答。

忽然飘摇的芦苇丛中传出簌簌的声响,便有一玄色身影慌乱的急步而来。定睛一看不是孔明又能有谁?
悬着的一颗心,又回到胸腔中。我孔明先生,从不欺我。

“子龙,助我!”听到这话时我已银枪挑船尖掠到芦苇岸边。一手揽住消瘦的身影,脚下发力将怀里人带到船上。

“子龙,快快行船!”先生少有这么慌乱。按下想把他搂到怀里的冲动,我赶忙挑断船锁,趁着风向向江夏出发。然后船还为行近深水,便听见岸边军队邻近。
“丞相莫慌,我家都督还为请丞相吃这庆功酒席,丞相怎就先行告辞?”
“都督好意,孔明自然心领,只是江夏事务繁多,孔明又不胜酒力,身体抱恙,先行告辞,切莫再追。”
“是夜已深,行船不便,丞相还是在江东小住几日再走不迟。”
“哈哈哈,怕是小住几日就走不成了……”
我从背后抽出羽箭,忍不住怒气朗声道: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奉令特来接军师。你如何来追赶?本待一箭射死你来,显得两家失了和气。教你知我手段。1
凌空一箭,棚索应声而断。
江东的帆旗被吹入江中,仍不能解心中怨气分毫。忿忿的扬帆而起使入江心。
“子龙,为何这般气恼?”军师仰着头眯着眼睛笑着问。
他恐怕不知在过去的数时内我心中生离死别的恐慌感。我看着一身玄色道袍在猎猎的风中仿佛要羽化而去的他,一时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一把把人揉进怀中。

“子龙莫慌,孔明此生从不弄险……更不会欺你。”
寒风中,我搂着他就感觉我守住了天下。
……
“子龙,你还记得起我来时问你的话吗?”
“记得。”
“你看岸边的芦苇。”
我抱着他向江岸望去,白茫茫一片。
“方才看到子龙在芦苇河岸等我,我便想到了……”
“恩?”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2



1,徐盛见前船无篷,只顾赶去,看看至近,赵云拈弓搭箭,立于船尾,大叫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奉令特来接军师。你如何来追赶?本待一箭射死你来,显得两家失了和气。教你知我手段。”言讫,箭到处,射断徐盛船上篷索。那篷堕落下水,其船便横。赵云却教自己船上拽起满帆,乘顺风而去,其船如飞,追之不及。
2,蒹葭

评论
热度(22)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