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道阻且长

 

魏黄/叶黄

情歌听了千万首,其名曰找灵感,然后一个屁字都没写。

 

 

兴欣打蓝雨的时候,但是所有的时间轴都是胡编乱造的,不符合原著。当架空看吧。

 

 

       要让魏琛真的说个所以然出来,他也无从理清思路。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上黄少天,那个聒噪的如同盛夏里用尽生命一般叫嚣着的知了,不知疲倦。或许所有的喜欢、痴迷、情爱开始的时候都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但当幡然悔悟的时候,才发觉其实结果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叶修没敲门就进来了。

       魏琛埋着头抽烟,游戏的界面还没有退出去,一个打扮的异常靓丽的小剑士,时装,特效,世界称号应有尽有,背对着屏幕看着艾尔文防线远处的夕阳。

        哟,老魏什么时候喜欢上玩剑客了。

        魏琛抽着烟懒得理他,趁着叶修还没有转过小剑士仔细观察,一把关掉了电源。

        啧,魏老大,研究什么新战术还不带我分享的?

        老夫在你面前还有什么战术可研究的,您可是首席战术大师不是?魏琛又坐回椅子上面,翘着脚,龇着牙,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叶修扯皮。胡渣乱生的脸上看不清情愫。

        叶修也就懒得过问,顺手从抽屉里顺了跟烟出来,凑着魏琛点燃的烟,借了个火。这个动作他们经常做,两个老烟鬼,穷的时候两个人凑一起抽一根烟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今天魏琛有些反感的往回缩了缩头。

       就是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被叶修看在眼里记到心中。他大概能够知道魏琛为什么反常,但是却又不确定。所以他选择装作毫不知情。

       魏琛有些烦躁,踢了踢叶修的小腿:喂,我说叶神这大晚上来找老夫不会是为了蹭根烟抽吧。

       叶修弹了弹灰,明天还有比赛呢,虽然你不用上场,这大晚上不睡觉总归是不好的,我这是发扬革命精神喊你睡觉好吧。

     魏琛没说话,难得的没跟叶修怼起来。

     叶修又抽了口烟,伸手去拍拍魏琛的肩:“今天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你这个岁数能打出这种操作,只有魏老大你一个人了。”如果不是跟叶修熟,真听不出来这是句安慰。

     魏琛其实也没为这事发愁,毕竟他知道他自己现在的程度,确实已经是最好了,经验和技术是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代价就是时间。他总觉得以前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现在想想还好在这么久的岁月的磨砺中反而让人更懂得什么是坚持和孤注一掷。

     人在一无所有的时候的最坚强的。

     没,老夫觉得今天的自己贼鸡儿帅,好好的给我的小后辈们上了一课。魏琛的很随意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说谎。

     叶修笑了笑,那魏老大肯定是就是为了别的事发愁了。他把烟摁灭了,挠了挠头发,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依然以一种揶揄的口气说:想去看就去看呗,别把战术给哥泄密出去了就行。

     魏琛呸了一声,就你还战术。

     哥睡觉去了,你把房卡带好。叶修打了个哈欠,出了房间。

     魏琛愣了一会儿,烟烧到了屁股,一股糊味儿。他想了想搓了搓手摁了烟出去了。

    

       G市的天气,闷热里混着一股海水味的潮湿。就像那个人热烈到骨头里的是深深的冷静。魏琛围着体育馆转了一圈,川流不息的人潮向既定的目的奔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来去的方向,时而同行,时而背流。

       他和黄少天就是这样的,有着同样的目的地,哪怕魏琛绕了多少路,千里万里还是忍不住向他奔走。

       不知不觉得就走到了蓝雨的基地。

        就像凿好的河床,无论干涸了多久,只要来年春水,就会顺着这个方向流淌。魏琛眯着眼睛抬头看那个闪烁的队徽。在漆黑的夜空中耀眼非常。他又想点烟,最终摸摸了下巴的胡茬忍住了。他想起黄少天经常跟他说:诶魏老大你走了之后训练室连禁烟标志都不用挂了你知道吗。他开玩笑的回问了一句:黄少天你是不是想老夫的烟味了。黄少天不假思索的回答:是啊。黄少天回答的那么坦然,坦然的魏琛只能小心翼翼的收起心思藏在清晨时分恍惚不清的梦境里。

       魏琛揉了揉眼睛,准备往回走,像是条溯回的鲤鱼。

       魏琛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打电话的人,黄少天。

       黄少天站在蓝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扒在巨大的落地窗向下看。

       魏琛开了外放,接了电话。

       喂,魏老大,你不是在我们蓝雨楼底下啊。

       啊?你怕不是眼花吧,老夫这么晚去蓝雨干嘛?偷资料啊?

       呃……诶,我看错了嘛,魏老大要什么资料还需要偷吗?

       那你给老夫说说你们明天车轮战怎么打?

       呸,魏老大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拉这是客套话客套话你都不懂吗魏老大你明天还上场吗?

       不上了,老夫这种压轴选手,要用在刀刃上。

       哼哼哼,可使劲儿吹吧,今天还不是被我砍死了。

       那是老夫故意放水。黄少天你还不回去睡觉啊喻文州怎么不骂你的。老夫这就给喻文州打个电话你等着。

      喂喂喂喂,我马上就去睡觉了,魏老大拜拜拜拜。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魏琛不知道现在的心情要怎么形容才好,悲喜交加的既不是那句我们蓝雨也不是被黄少天砍死而是被黄少天掩饰的完全看不出来的难过。

 

       他亲眼看见的今天输掉比赛的黄少天埋在叶修怀里的哭得眼角通红。

       喻文州说黄少天其实特别喜欢哭鼻子。魏琛不知道他走的时候黄少天有没有哭得泪眼迷茫。即使是,黄少天也不会趴到他怀里来哭。

       所以他是难过的,黄少天再也不会像那个时候一样,将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絮絮叨叨地和魏琛说。当然他也是开心的,他不知道叶修这种人是怎么安抚黄少天的,但是如果黄少天闷声闷气的和他说话,他说不定还不如叶修会安慰人。不管过程是怎么样的,一想到黄少天没有那么难受,他就会觉得开心起来。

       大家的梦想都一样,他这么老了还要踩着黄少天的理想往上走,怎么说都是挺可笑的。

       可能冠军和黄少天曾经都是魏琛的理想,只不过时间长了,魏琛觉得让黄少天喜欢他比拿荣耀冠军还难。

       30岁了他还能恬不知耻的蹭个冠军。可是他没那个脸皮贴过去问黄少天,你喜欢我吗?

 

       魏琛洗了把脸,轻手轻脚的摸回房间睡觉。

       叶修翻了个身,面朝魏琛。

 

       叶修对魏琛说:你太怕失去了,所以你就抗拒得到。

       可是,如果你没有得到,那么你有什么资格失去呢?

 

       魏琛在黑暗中看不清叶修的表情。坦然的笑着说:这都不是事,总之谢谢你,不论是比赛还是黄少天。

 

虫爹说的好:这种岁月流逝带来的伤痕,不应该被算作是一种失败。

 

评论(2)
热度(37)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