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白马非马 完

1

2

但是在此刻苏汉伟的眼里,简直比圣母玛利亚还好看,(圣母在上,看破不说破。)老板娘看着苏汉伟和向人杰好久,久的向人杰觉得他们就像是通缉犯在被人打量一样。

那个,老板,两碗馄饨面。多加点肉丝。向人杰摸了摸冻的发疼鼻头,提高声音向老板娘喊。

哦,哦,知道了,您先进去,马上就给您上。老板娘算是回过神。笑着张罗着客人就坐。

向人杰扯了餐巾纸给苏汉伟把桌子椅子里里外外碰得到碰不到的都擦了一圈。才让苏汉伟坐下。然后自己挑了对面的位置一屁股坐得夯实。苏汉伟还是嫌弃的啧了一下嘴,这好多油啊你怎么不擦一擦?
向人杰并不想理他。

过了晚饭点,面店里没什么人,有几个中年人边喝酒边吹着牛逼。店里的小彩电意外的放着德玛西亚的杯的报道,一会儿又被刷了过去。

老板娘把面端过来的时候,对着他两看了好久,久到向人杰觉得这次是被抓奸在床的感觉。苏汉伟倒是坦然,或者说是没心没肺,一边吹着气,一边想吸溜面条。猛地吞多了又烫的吐出小半截舌头。明明粉嫩的颜色被热辣的汤水烫的有些潮红。

向人杰吞了吞口水,总觉得苏汉伟那碗面要比自己这碗好吃。

然后顺手又夹了快肉给苏汉伟。

老板娘像是想起了什么,一锤手心:我知道了!

向人杰一边吞着面一边像苏汉伟那边护了护,这老板面挺好吃的,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哦,不会一勺子锤死我苏汉伟吧。苏汉伟把向人杰那点小心思看的一干二净,干净利落的翻了个大白眼给他。

你们是不是那个we的?那个打游戏的?是不是那个微笑?草莓?

向人杰差点被一口面噎死。不好意思啊你说的这些大佬……

在哪签名?苏汉伟特淡定的说。

老板娘就像怀春少女一样,屁颠颠的就去里面拿了记账的纸和笔,乐呵呵的对苏汉伟说:你就是微笑吧,我儿子特别喜欢你们天天就说你们。你看能不能多签几个?我儿子的室友也喜欢看你们比赛。

苏汉伟拿着圆珠笔想想微笑的微字到底怎么写来着?然后他毅然的选择写草莓两个字。歪歪扭扭的,别提多丑。

向人杰还叼着面愣在那。

苏汉伟就把账单递过去了:微笑你签。

 

直到两人被免单送出店外,混着老板那句以后常来啊。向人杰才回过神。

然后向人杰一把拉起苏汉伟狂奔。

喂!康弟你有病啊跑什么啊????

不跑?等会人拿锅铲子来锤你了?向人杰冲他吼。吃饱了饭声音有些洪亮,就像过往的一次次比赛中推掉水晶的那声nice,嘶哑着喉咙又震地三抖。

苏汉伟被他吼的一激灵,迈起小短腿也跟着没命的跑起来。

 

向人杰?

嗯?

你记得路吗?

……苏汉伟和向人杰停在错落的胡同口,一时再无二话。

苏汉伟揉揉跑的有些难受的胃,对向人杰说:你跑什么呀。

向人杰一边按开导航,一边搭理着苏汉伟:我把微笑的微字给写错了,怕老板发现了。谁让你这么缺德的?冒充别人?

苏汉伟本来想怼他,你字这么丑,写错了也认不出来,但听到后半句,认真的回答:两碗面不也得二三十块钱?能省了多好。

向人杰的脸在手机屏幕的反光下显得有些扭曲。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后来过了好久,他心里想,苏汉伟这人挺会过日子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夜幕之后的北京冷的就像被人上了减速buff,从身体到行动上都让人使不上力。向人杰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牵着苏汉伟。在纵横交错的胡同里缓缓前行。

兮夜?

嗯?

你冷吗?

冷。

我也冷。

苏汉伟侧着头看向人杰的表情。借着细微的光,他看到向人杰通红的眼角。苏汉伟捏着向人杰的手,说:没事儿。有我呢。

苏汉伟,要是迷路了怎么办?向人杰被风吹的鼻音有点重。

苏汉伟捏着 他的手晃了晃:没事儿,有我呢。

苏汉伟,要是没有赢怎么办?

苏汉伟停了下来,把向人杰的手反握住,认认真真地说:“没事儿,有我呢。我背锅”

 

 

很多人嗤笑白马非马这个谬论的时候。

我想它是确实合乎情理的。

就像我们属于彼此,而并非彼此。

 

在过去的日日夜夜中他们彼此相俘获,只希望接下的岁月来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相伴着去争取。

 

从去年的德玛西亚写到今天的世界赛,我也真的是服了自己。

希望we能夺冠。


评论(13)
热度(18)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