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一个自大的人。

[魏黄/喻黄]暗恋

魏黄/喻黄

 

一个俗套的暗恋故事。

有崩坏粗口糙老爷们魏琛和坏孩子黄少天。

轻微抽打黄少天,好吧,不轻。

不适应的点上面的×。没求您看,所以不接受批评。

 

 

黄少天趁魏琛睡下了,偷偷摸进了魏琛的房间里,他最近迷上了一款手游,玩了几个通宵之后被魏琛逮了个正着。被罚了打扫整个训练室之后的黄少天看着魏琛的屋子里的灯灭了以后壮着胆子鬼鬼祟祟的溜进了魏琛的房间。他倒不是真的想拿回手机玩,他是害怕他那些偷拍的照片被魏琛看到,胖揍他一顿倒也无所谓。

只是那些都是黄少天不想给人看见的秘密。

月光透过玻璃散漫的印在地上,宿舍里的空调打的不是太低,还是有点闷热的感觉。又或许是黄少天做贼心虚觉得热。

魏琛一个人住一个宿舍,上铺没人,下铺的凉席上的魏琛躺得豪迈,一个大字整个床都不够写,还多了一条腿在床外耀武扬威。

黄少天在魏琛乱七八糟的柜子里烟盒子是翻出来不少,手机毛都没见到。

这个老东西把手机藏哪去了?黄少天翻得一头汗。月光跳跃在他的面颊上,染得一颗颗的汗珠晶莹透亮。

屋子里唯一没有找的地方就是魏琛的床了,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往魏琛的方向挪。

汗水把他的背心都打湿了,心脏里像是被弹药专家打了一通爆发轰隆隆的震得人发抖。

魏琛睡在一个月光都懒得波及的地方,黄少天壮着胆子送床脚摸到床上,冰凉的凉席并不能缓解黄少天丝毫的燥热。黄少天摸着摸着就摸到温热的皮肤,他还没有反应的过来时候已经天旋地转的被魏琛按在了床上。月光如一个敏锐的好事者从床侧撞了进来,魏琛背着光,黄少天明亮的眼睛里只有黑黢黢的影子。

然后黄少天一闭眼睛,装死。

魏琛一巴掌打到黄少天的小腿,疼的黄少天一跳,差点从魏琛的手里挣脱出来,这一巴掌打得实在,魏琛自己的手掌都一阵抽痛,他翻身从床边抄起拖鞋,趁这个功夫黄少天一个翻身就要往外跑,魏琛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黄少天的后领,把人拖了回来了。

魏琛不打别的地方,就打黄少天的小腿,腰肩都是职业选手要拼的身体素质,魏琛不敢打,打屁股黄少天明天训练时候坐着受罪,他狠狠的抽黄少天的小腿肚子,不知道是黄少天太白,还是月光太清凉黑暗的寝室也能看到一块猩红的印子。

期初黄少天还嘴硬,魏琛揍他他也不做声,闷闷的把头埋在胳膊里,直到魏琛越大越重。黄少天发出斯斯的喘息声,上身随着抽打也开始了微微的生理性的挣扎。魏琛知道他熬不住了,又加重了力气。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清冽的声音哇的一声,别提多肝肠寸断了。要不是魏琛气得牙痒痒,还真觉得是委屈了黄少天。

有能耐了?嗯?通宵不睡觉?偷手机?嗯?魏琛停下来,一脚给黄少天踹到地上。

坐回床边把拖鞋给甩了出去。在黄少天脸边擦了过去。

老子给你买手机是让你干这个的?

魏琛摸了根烟,手抖的半天没点上。

黄少天趴在地上,粗声的喘息。

 

黄少天被打的疼得实在。一开口只有哭够了的喘气声。黄少天觉得委屈,他从小家里惯得厉害。只要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家长就随他淘气去了。学校里被他欺负的小姑娘多了去了,排队能排满学校走廊,老师也顶多训训就过去了。真正的挨打还真的很少。

黄少天也特别会装乖,一般有什么事儿来了,他撒娇认个错哭两声也就过去了。

但是这会儿他到没敢去跟魏琛讨便宜。

他的直觉告诉他魏琛不会心软的。

他也觉得魏琛不应该心软,如果他知道了手机里的东西。

 

魏琛抽了会儿闷烟,把烟按灭了。

 

魏琛看着趴在地上沉默的黄少天忍住了不过去再给他一脚。

老子当年找你老子让你来青训的时候,给你家里人是保证过的,你现在在蓝雨,老子在一天,老子就是你爹。

 

黄少天趴在地上,就想起那天魏琛为了跟黄少天父母见面,特地去理了头发,找店里租了身西装。他把黄少天手牵着,领这个一言不合就私自跑到蓝雨来的小朋友回家。

当然后来黄少天抱着魏琛的腿死活要跟着他打职业就是后话了。

魏琛不知道是清晨的冷水澡让自己看上去很清醒还是租的那套西装太合体,黄少天的爸妈还真的放心的把黄少天交给了魏琛。

魏琛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没结婚就养儿子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黄少天被惯得坏,队里仗着队长待他好,就为非作歹。这些魏琛都知道但他没说,他以为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直到那天晚上黄少天把队里的那个喻文州热水器关了把人锁在浴室里,魏琛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黄少天的室友跟魏琛说黄少天晚上通宵玩手机不算还很吵闹,自己不睡也不让别人睡。

黄少天的领桌说黄少天总是随便拿他的零食每次垃圾都不扫乱踢到别人的位置旁边。

黄少天……

这是魏琛自己去问的,并没有人去打小报告。

 

所以问题出在这里,所有人都觉得是黄少天小孩子脾气,所有人都在让着他。但是事实上黄少天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他的职业道路一片光明,不能因为这些问题儿产生隐患。

 

魏琛没带过孩子,原来小时候犯事了,他的喝多了酒的父亲就会拽着他头发狠狠的拿晾衣架抽他一顿。他不知道别人家小孩子是怎么教育的,他没什么朋友,没法去和他们交流,直到他后来自己辍学出来打工,再摸爬滚打成为职业选手。

 

但是他知道他和黄少天是不一样的。他不知道他的这些教育方法是否适用于黄少天。但是至少现在退缩,要比以后栽跟头好得多。就像你的爸爸妈妈总是恐吓你不好好念书就要去扫大街。比起现在痛苦他们更加恐慌以后没有他们你要怎么办。

所以有些时候,你需要自己成长起来。这样才不会让人担心。

tbc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