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一个自大的人。

【魏黄/喻黄】暗恋(中)

cp:魏黄/喻黄

老规矩不接受指责爱看不看


其实这个是个段子,爱信不信。



但是他知道他和黄少天是不一样的。他不知道他的这些教育方法是否适用于黄少天。但是至少现在退缩,要比以后栽跟头好得多。就像你的爸爸妈妈总是恐吓你不好好念书就要去扫大街。比起现在痛苦他们更加恐慌以后没有他们你要怎么办。

 

所以有些时候,你需要自己成长起来。这样才不会让人担心。

 

黄少天趴在地上喘息,月光印在黄少天的身上就像要穿透他的身体他的骨头,让他无所遁形,魏琛忍着不打人的冲动,忍得手在抖。他点了根烟,重重的摔上门,出去了。

黄少天听着人远去的脚步,才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呜咽咽的声音就像是被野兽攻击的幼兽,求生欲旺盛但是毫无办法。呼救除了引起更残酷的折磨并没有其他的用处。

 

魏琛在走廊抽烟,广州的夜晚热的空气像是要沸腾一样,将整个人蒸腾。但是它却又不会把人蒸干。近乎饱和的水分子黏着在皮肤表面让人像一条丢进温水的鱼,越沉溺越惊恐。他的手心还隐隐发疼,一种灼烧感从掌心蔓延整个手臂随着血液渗入到内心不为人知的地方去。疼得人心肝发颤。

 

太阳从东方升起于西方落下如此反复,什么也阻止不得。当魏琛看着清晨的天空微微泛出鱼肚白的时候,脚下已经积了厚厚的一沓滤嘴。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走回寝室。黄少天还趴在原来的位置睡着了。

魏琛从黄少天的身边走过去,想想又走回来了。

他把黄少天抱起来,少年人的身体就连骨头都是柔软的,哪怕这个孩子看上去多么的执拗难以驯服。回归到深沉的梦境里他都会化成一滩溪水缓缓东流。黄少天哭了一晚上,眼睛都是肿的,嘴唇被咬破了,结了深深浅浅的痂。他在魏琛的怀里挣扎了一下,又仿佛是嗅到了魏琛的气息,渐渐的回归到清晨的梦境里。太阳还未真正照进这间屋子,黄少天却已经像一个反光体一样,折射着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

魏琛把黄少天抱到床上,准备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他还没有放开黄少天,黄少天就如同寻到热源的蛇,一下子缠着魏琛的胳膊。越挣扎越使劲。魏琛叹了口气,揉了揉黄少天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少年青涩的眉眼,就算在扎眼的发色,古怪的配饰中也能完美的柔和起来。并非是初春最轻佻的花,也不是深秋最傲骨的叶,他好看得包容天地万物,看到魏琛眼里只有无尽的宠溺。

魏琛轻轻的刮着黄少天的挺翘的鼻头,惹的黄少天像小狗一样打了个喷嚏。

无论多么难以原谅的错误,但到头来还是照单全收。

 

该拿你怎么办呢?魏琛想。

 

等黄少天一觉睡醒,已经快要到下午训练时间了。黄少天心里一慌,怕不是睡过了。一个鲤鱼翻起来。然后小腿抽筋又躺了回去。他忘记昨天晚上魏琛狠狠地抽了他一顿,他永远是这样一个人,记糖不计打。他的魏老大千般好,没有一点不好的。黄少天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

他的小腿上一片乌压压的青紫色。黄少天连滚带爬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找到了秋季的队服裤子。长长的裤腿遮住了凄惨的痕迹掩饰不了疼痛的感觉,黄少天一瘸一拐的摸进了训练室,恰好撞到了迎面出来的魏琛。

黄少天埋在魏琛怀里龇着牙,疼得咧起嘴却是一个实打实的笑容。然后不巧的是他看到了魏琛后面的两个人。

他的爸妈。

瞬间一桶凉水从头浇到尾。在心里结起了冰棱儿。惊恐爬进黄少天的内心,掐住他的咽喉,让伶牙俐齿的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是没想到会因为这些事情魏琛赶他走。生活中犯的错误很多,但是难挽回的很少。人生总是摸着石头过河,过去的人会给你传授经验,而淹死的都成为了你脚下的垫脚石。

黄少天占着是被他们抱在怀里的,毫无顾忌。可是你永远不知道他们踩在暗礁密布的泥沼里的每一步有多慎重。

黄少天趴在魏琛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魏琛一愣一愣的。这是反射弧太长,昨晚上打的现在才知道疼地哭?装给他爸妈看?

黄少天爸妈也被这架势唬住了。这儿子这么久没见想着他的老父母哭了?这琢磨着也不对啊,这感动地哭也抱错人了吧。

魏琛一头雾水,黄爸黄妈倒是围观看戏成分居多。心里想着这又玩什么幺蛾子?怕自己造孽被告状,提前卖乖?到底是亲生的父母,黄少天撅个屁股都能知道他要放什么屁。只是这次黄少天还真不是演戏。真真是被吓哭了。

黄少天死死的拽着魏琛大早上急急忙忙跑去借来的西装,魏琛想给黄少天一脚碍着黄少天爸妈在不好发作。小兔崽子你别在我衣服上擦鼻涕啊。魏琛一边捏着黄少天的后颈像捏猫一样想把他拽下来。一边尴尬的跟黄少天爸爸妈妈解释:大概看到你们太激动。要不,带他回家住两天……?

魏琛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黄少天真的急的跳墙了,他一拽着魏琛的领带,窜上去要捂住魏琛的嘴巴。魏琛没防备被他拉的踉跄,低声说小祖宗你这发的什么疯呢?黄少天哭得一嗝一嗝的搂着魏琛的脖子哽咽的说:魏老大……嗝……我我我知道错错了不要让让我走,我下次再也不拍喻文文文州的……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喻文州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

黄少天一口咬住他的手指,就听见喻文州清冽的声线,不紧不慢地说:昨天和少天闹了点小矛盾,让他受了点委屈。今天还没来得及向他道歉。

这话说的很有水准。

魏琛当然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很疑惑但是感激的成分还是居多的,毕竟人家宝贝儿子一出,话都没说清楚就委屈的哭一通,魏琛头疼怎么跟人父母说明情况。

黄少天父母也明白了,黄少天又在这惹事了,完了人家还怕他回家被骂给他圆谎。瞬间觉得蓝雨这队伍不容易。

黄少天爸爸咳嗽了一声,严肃地说,黄少天,站直了,什么样子。快和同学道歉。

黄少天哭傻了也明白了喻文州在帮他找台阶下。狗腿地把喻文州手上的口水擦干净,乖乖的给人鞠了个躬到了个歉。

文州!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请你原谅我。

黄少天哭哑了的嗓子糯糯的带着沙沙的风声。

喻文州没吭声,黄少天讨好的去牵喻文州的手指。

喻文州低声的笑,轻轻的挠了挠黄少天的掌心。黄少天有点痒,想笑。

 

又哭又笑,小狗尿尿。

 

魏琛下楼去送黄少天的父母。

黄爸黄妈握着魏琛的手,麻烦您了。倒像是一种把小女儿嫁出去的架势。

魏琛心头一紧,应该的。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事情的发展就像那天黄少天父亲讳莫如深的笑和魏琛说得勉强的叹息。

 

喻文州不知道在哪里摸出了一块牛皮糖。塞给黄少天。黄少天一直没吃饭,一大块糖嚼地起劲儿。喻文州只是不想听他说话,可是这个人你用蜜糖黏住了他的嘴他还是要用他明亮的眼睛撩拨你。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