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一个自大的人。

黄少天吃光了喻文州所有的糖的时候,魏琛还没有回来。

你说魏老大是不是说了很多我的坏话,他肯定想让我爸爸妈妈把我接走,但是我肯定是不会走的,他打我我也不会走的。诶你还有糖果吗,我很饿的。

喻文州摸了摸口袋除了一包餐巾纸真的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黄少天还不相信的把手伸进他的衣兜里摸。

喻文州隔着衣服捏着黄少天的手腕说: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嗯?

喻文州的声音像盛夏里清冽的泉水可以缓解所有的躁动。可是他呼出在耳边的气息又是滚烫的,烫红了黄少天的耳廓面颊和鼻头。

他甚至可以听见喻文州有力跳动的心脏声,有一种要跳出来的感觉。

嘿,你知道吗,我以前以为你都是没有心跳的。黄少天笑嘻嘻地说,你看你都不会生气的,像一个死人。虽然这么说很没有礼貌但是大家都这么说你。但我现在觉得你是个好人啊。诶,我以前真的很讨厌你的。一声不吭的吊车尾太没劲了。竟然还说出会打败魏老大这种话。啧啧啧。

黄少天摸着喻文州胸口。感受着掌心里跳动着的温热触感。扑通扑通就像拉美鼓点。慵懒而又奔放。                      

午后的阳光刺得喻文州眯起眼睛。黄少天看着他眼窝上倒映着睫毛深深浅浅的阴影,像极了蝴蝶的翅膀。它翕动着,酝酿着一场德克萨斯州的龙卷风。

魏琛回来的时候特地绕了点路,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黄少天。
毕竟,想狠狠揍你一顿和狠狠亲你一口的心情都是那么的焦灼和迫不及待。所以魏琛抽着烟,撞见黄少天压在喻文州身上上下其手时差点把烟屁股嚼烂。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