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一个自大的人。

时间戳

尹老师真的好啊。圈地自萌。

顾顺X尹昉

尹昉第一次看到顾顺的时候,顾顺不是第一次看到尹昉。
尹昉要比顾顺先到剧组,摩洛哥的中午炙热而干燥,它像一个巨大的烤炉,灼烧着人的感官,考验着人的意志力。宗教除了可以控制人心志还可以增强人的承受力。尹昉不知道怎么与非洲的太阳共处的时候,他读了一些关于伊斯兰教的教义。这些信徒在世界上每个可以触及阳光的地方传播着安拉的仁慈与宽容。信徒们告诉他,有太阳的地方才有新生,所以你永远不要畏惧太阳。但是他们让尹昉带上头巾,换上阿拉伯人特有的长衫,防止太阳直接的照射。拥抱太阳的时候不要忘记保护自己。古老的智慧在这个沙漠中的小镇如同不竭的泉水,鼓励着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
尹昉拿着一个大箩筐,他小心地挑拣着熟透的西红柿。他能够感受到炙热的视线透过他的头巾,暧昧地抚摸上的身体。他拿着那些远远超过价钱的西红柿向女主人点头致谢。装作没有注意到女人在他的篮子里又放了好多颗青橄榄。青涩的小果子钻进西红柿的间隙里,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就像悬而未决的暗恋。岩浆再热烈也还隔着地壳。
老城区的街道错综复杂却又井然有序,它在不经意间就策划好了你的命运。
顾顺走路带风,生生把阳光撕碎揉进阴影里。熟透的番茄砸碎在炙热的地面上有一种热切而浓郁的泥泞感。
顾顺那句抱歉还没来得及说,就撞进了一个酸甜的怀抱里,这么说也不是很准确,准确一点是撞翻了。
顾顺不确定人类是否会有同感这种特异功能,但是他确实在尹昉的嘴角尝到了西红柿的酸甜。后者也不负众望的舔了舔溅到了唇边的番茄汁。猩红的舌头舔着鲜红的汁液。一副遗憾的样子。
他们本该是一盆浓汤,浸入kousa mahshi,再或者打成酱浇在皮塔饼,现在它们散落在卡萨布兰卡老城区的土石街上,印在雪白的库非耶上,溅到尹昉小麦色的皮肤上。

啊,可惜了。
这个人嘟哝着饱满的唇齿,微皱的眉宇下面是一双宁静而湿润的眼。他轻颤着睫毛,对着遗憾显露出令人不解的温顺。就像一贯而来谦逊,却又是嘲弄般的不屈服。
狙击手独到而炙热的眼神从不敷衍地垂涎着优质的皮囊,他更要穿透皮肤,撕裂肌肉,粉碎骨骼要看个究竟来才好。

顾顺和导演见完面后就被安排到尹昉的隔壁了。即使在卡萨布兰,也不是说随时出去都有丰盛而美味的食物,狙击手对食物的要求不过分,但是如果可以他希望吃到普通的中餐。他正想着去哪里填饱自己的肚子的时候闻到了糖醋排骨的味道。酯类物质诱人气息混着水果的清香,盖去了油脂中微微的羊膻味。
阳光,音乐,美食,会让一个警备的人失去最后的堡垒,更何况没人会拒绝恰到好处的雪中送炭。
尹昉敲开顾顺的门时才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但是瞬间又被狙击手下意识的不知所措而逗乐。那个人伸出骨节分明的手,看着双手捧着盘子的尹昉,又准备尴尬地收回去。尹昉递上午餐,维护着恰到好处的礼仪。
本来是想煮浓汤的,但是,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顾顺当然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但是面前这个男孩子无奈耸肩也遮不住的狡黠让顾顺也忍不住调侃:试药发生意外,组织会报销医疗费吗?
尹昉不置可否偏了偏头,当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了。他就着顾顺接过碗,用手指蘸了蘸汤汁,确认了一下味道。尹昉没有穿早上那件白袍,事实上西红柿的汁液在袍子上也不容易洗掉。这会儿他仅仅带着头巾,赤裸着两条精瘦而有力的胳膊,纤长而骨感的手沾上褐色的汤汁,再被猩红的舌头舔舐干净。天真和邪恶完美融合。
还行啊。我觉得。
你是那个演观察员的演员?
嗯,我叫尹昉。
他也不回问在演员名单还没有公布时你怎么知道。饶是让顾顺积了一肚子的小聪明却没办法表达,一边郁闷又一面忍不住感叹。
我是顾顺。
嗯我知道的。
哦,你又知道了,顾顺在心里腹诽。
你不请我进去吗,这可是两人份的食材。尹昉有些苦恼,我请你吃,相应的你也应该分我一半。
顾顺赶紧侧了身子,让尹昉进来。他早知道命运不会让他们擦肩而过。因为他的眉心正好在他唇齿的高度

tbc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