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一个自大的人。

修炼爱情

03

排长把杨锐喊过去了。

杨锐心里想,该来的总会来。

排长给他递了根烟。杨锐没敢接,

看杨锐没接,他自个抽起来了。软中华,一般过年过节才敢偷着抽两根。平时部队里就和着雄狮抽就不错了。杨锐看他抽的带劲儿,馋得不行。排长也姓杨,算半个本家。听说以前在杨父手下打过照面,感情是就更近一些了。

拿着呗,杨排长看着杨锐的模样有些好笑,又递了次。

杨锐摸不着头脑,这挨批之前还可以讨根好烟抽,请问组织我办个年卡行吗。杨锐这边先是心惊肉跳的抽,大杨小杨吧嗒吧嗒的看着太阳底下晒的油亮的垂榆抽着抽着心情也就缓和了。

杨锐啊,当兵几年了。

5年了。

嗯,小彭死了也有2年多了。

杨锐不说话。

人总要死的,杨排长咳了两下,但是他死的值。他不是为了你死的,他是为了他的祖国他的人民。

杨锐还是不说话。

你还不懂,死了的人已经永远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你活着,你就要担起你的责任。你手上那班新兵蛋子被你训得一个个身手矫健,战斗素质过硬。每次演习你们一队稳稳得第一名。可是别的队总不羡慕你……

我带我的队,要别人羡慕干嘛。杨锐不服气。

杨排长踹了杨锐一脚。让你插嘴了?

杨锐啊,你是个解放军人。你不是武器。你的队友呢,是你的亲人。也不是你的武器。

杨锐眼睛有点红,梗着脖子说,平时训练不狠,到战场上,死的人就是他们!

你说的对啊,可他们知道吗?杨排长拍了拍杨锐的后脑瓜子。杨锐,一个军人,不会因为跟你感情深才会为你挡枪。是因为你会带给更多人活下去的机会才为你挡枪。不管你对你的小崽子们多狠,必要的时候,还是会有第二个小彭,第三个第四个,直到你也为了战斗的胜利牺牲自己。

 

牺牲永远不是一种浪费。它虽会变成一道伤痕,但是更催人奋进。

而人总不能因为不想分离而拒绝相遇。

 

我上次看到你在那照顾徐宏,想着你小子终于有点人性了。徐宏跟我说你平时对他挺照顾的,我也就放心了。徐宏这孩子懂事人又善良,我故意要过来我们排给安到你班上的,你两年龄差的不大,没事多聊聊天,也算多个朋友。别什么事都憋心里。

 

杨锐开始听到徐宏的名字一愣,心里想着,这小子去告状了。后来一听,脸上一阵臊。这叫什么来着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杨锐巴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杨排长看着杨锐缩着脖子,以为自己的话真的给这小崽子听进去了。心里暗自得意把徐宏调到杨锐班上多机智。

杨锐低着头往外走,杨排长喊住了他:诶,部队不准抽烟,你明天交个思想报告上来。

 

杨锐:???

 

04

这几天杨锐都没有罚徐宏,徐宏觉得很奇怪,徐宏没觉得自己规范了多少,但杨锐多少对他有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意味在里面。

杨锐是有点愧疚。

徐宏倒觉得委屈了。

 

终于给徐宏逮着一个机会。杨锐在楼下给杨排长种的菜浇水。正是三伏天,就算是傍晚也

热,杨锐水没浇完就流了一脑门的汗。徐宏拿个盆过来帮他,一盆水浇到地里,没什么感觉。

徐宏浇了几盆之后,干脆拿了水管子牵了自来水过来。

然后没控制好力度,泥土冲起来,溅了杨锐一身。

我说你干没干过活啊,有你这么浇菜的吗?杨锐擦了擦脸上的水。

报告队长!没有!徐宏马上立正答话,姿势还没摆好,水管子就掉到地上又冲着杨锐喷了几波水。

 

嘿,这人故意的吧。

 

队长!对不起。徐宏着急了,赶紧去拿管子,拿起来的方向正对着杨锐。得,又浇了一通。

 

一顿水浇下来,杨锐也算是感受到了清凉。

 

徐宏!!杨锐撸了把湿漉漉的头发。

到!

有什么话直说!

徐宏站得笔直,孤立在傍晚的余晖中也丝毫带不上落寞的意味。他目光炯炯,不卑不亢的对杨锐说:我希望杨队长能不偏袒的对待每一个战士。
你的意思是我难为你了?杨锐挑了挑眉毛,本来不大的眼睛,翻得只剩眼白。
报告队长,没有!我希望您严格要求我。
杨锐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
行吧行吧。那你把我这冲得一身泥,先来把我衣服洗了吧。
是!队长!
徐宏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杨锐挠了挠额角,心想这人真难缠。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