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剑网三】棠花落

天宝十四年春,安禄山叛乱。

玄宗带杨贵妃逃至马嵬驿,长安失守,国都沦陷。

 

长安城外一破旧的医馆内外聚集了大片的流民。

一玄衣男子坐于屏风之后给这些流民把脉医治。

 

“林大夫,林大夫,看看我的女儿吧。”一名身着鹅黄色的妇人,拥着一个墨色襁褓。一下子就跪倒了堂前的泥地上。

“夫人,起来说话。”林之棠,眼也没抬道。

说着妇人就要抱着婴儿往屏风内挪去。

“林大夫,您妙手回春,您看看这孩子吧。”妇人被林子棠身边的药童拦在了屏风前。

“夫人,医病请先屋外候着。”药童看了看妇人怀里婴儿,粉嫩的面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

“林大夫,大夫,您看看她吧,她快要死了。”妇人看被拦住,不由得带着哭腔,和药童争执着。

“呵,快死了?”林子棠抬了抬眼,把完老者的脉,提笔开始写药方。“这屋里屋外,哪个不是快要死了?”

妇人语塞。半响,哽咽道:“大夫你行行好,行行好,她还是个孩子。”

“是吗?那趁还不懂人事疾苦,早些回来的地方去吧。”林子棠将写好的方子递给药童道:“带这个老人家去抓药吧。”

药童应声退下。

“……大夫、大夫你好狠的心呐!”妇人冲进屏风一把抓住林子棠的衣袖。

林子棠甩开她的手道:“ 不想她更早的去见阎王就去屋外候着。 ”

“下一位”

进来的是个武人摸样年轻人。只不过赤裸而健硕的上半身刺满的青红纹身暗示着这非寻常的武夫。男子的右臂受了很重的伤、似乎被什么重物碾过、右臂似乎断了一般在身侧没精打采的垂着。

“大夫、我让她先看罢”

“哦?那你这手臂怕是耽搁久了就再也没了呢。”林子棠漫不经心道。

男子眉间有丝犹豫、但马上就逝去了。

林子棠倒是一点犹豫的时间也没给他、道:“下一位”

“大夫……您!”男子皱眉道。

“大夫!大夫这位壮士已经让我儿先医治了……”妇人说着又要来扯林子棠的衣袖。

林子棠一边把着进来的少女脉、一边冷冷道:“既是不愿医治便出去罢。切勿再闹、否则林某这就停诊了。”

妇人被抓药回来的小童撵了出去“好好候着!莫惹了我家先生生气了。”

年轻人却没有出去、打量了一下席坐在这破旧案台前的医师、道:“我道孙仙人教了什么好门生、原来离经一派都如此的轻生……呜”

后半句话被一枚银针生生止住、年轻人被点中哑穴。措手不及。

林子棠眼底带了点血色、厉声道:“丐帮弟子倒是号称劫富济贫、怎么不见你杀了门口那王员外夫人、也好分点肉汤给在我这的难民啊?”

男子愣了愣、喉咙滚动了下、蹲坐下来。

时间过的也快、天色乌黑了下来。似乎有一场大雨。药童收拾好东西、散了还没排完队病人、跑回来道:“先生、吃饭了。”

说是饭、不过是些子野菜根就着些米汤。

林子棠洗了把手、对旁边的年轻人道:“过来、让我看看你的手。”

年轻的丐帮弟子愣了愣神、才意识到是在对自己说话。

“快点”林子棠有些许不耐烦“不想要手了、就快些滚出去吧。”

丐帮弟子想说话无奈又说不出、赶紧起身坐到林子棠面前。

林子棠扣着男子的腕部、暗沉了眼眸、抽了点穴的银针问:“姓甚名甚?”

男子适应了下喉咙、道:“林大夫、在下长安丐帮分舵许长青。”

“恩、久闻大名。”虽然这么说、林子棠连正眼都没看他、蹙着眉头、审查许长青的伤势。

年轻的丐帮弟子看着万花弟子抿住了的薄唇、纠结着叶眉、自己却反而没那么担心伤势了。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林子棠有双上挑的桃花眼、温柔又多情、只是表情太过严肃、带上两瓣薄情的浅唇、又是那么的尖锐凛然。

医者的手冰凉而柔软、游走在精壮的右臂上、有一种煽情意味。

“你些忍着、”林子棠道、便指尖施力、运功打通堵塞的血脉、探查了骨骼、扭捏大臂、给许长青接了回去。

“啊”许长青一声惨叫打破了方才手指触摸的旖旎。

“骨头没碎、待会固定下、覆点药膏、你若不遭贱那臂膀、想来下半生还是会有全尸的”虽然嘴上说的难听、林子棠还是轻柔的开始给许长青上药。

“林大夫教训的是!”许长青笑的有些谄媚。

费了些时间包扎好许长青的手臂、饭也凉了。

“想来你丐帮也不介意伙食、便在这吃吧。”林子棠看着包好伤臂、却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的丐帮弟子、无奈道。虽然并不想留他。

“先生就发些慈悲再留在下住一宿好了。”男人有些可怜兮兮睁着浓黑的大眼睛讨好林子棠哀求道。

评论(3)
热度(10)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