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剑网三】 棠花落3

棠花落 3

写在前面的话:

(很久没写我已经忘记了要写什么东西哈哈哈,本来想写丐花的后来最近又很喜欢唐花,所以会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

 

战乱后长安的夜色,在无尽的黑暗之后,还涌动让人心悸的暗潮。

这是个乱世。

所以活着的人不一定要比死去的人幸运。、

 

第二日清晨。许长青便早早起了,在医馆的外面活动筋骨。医馆外面有几个流亡逃浪至此的百姓。闷闷的抬起头。惊奇的看着穿的破破烂烂,断了手臂,却格外精神的的年轻人。

闲着没事的许长青练完拳,又开始打扫起院子里的落叶。

大约天色已经完全亮起来。林子棠也穿着整齐出来医馆了。今日林子棠将往常披在肩上的长发束了起来,倒也英姿飒爽。

反正许长青看着觉得,怎么都好看。

医馆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的病人,有些人在为病痛而呻吟,有些人已经不再觉得痛楚难忍。林子棠显然对这些徘徊在门口的病患已经麻木。每天都有医治不完的病人。然而每天都要继续。

“林大夫,需要帮忙吗?”许长青无事,便坐在林子棠治病的案台边看他医治病人,问道。

“难不成你也会医术?”林子棠斜睨了许长青一眼。

“这个……这个是太难为在下了……”许长青用没折的手,挠挠脑袋道。

“那我有什么能劳驾到少侠呢?”林子棠嘲笑道,“别把你那刚接好的手给我弄折了就算是给我省事了。”

“………林大夫,在下会注意的!”许长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事你就去后院做饭去吧,上次在葛大人那拿了些救济粮,你煮好了便分给外面的饥民吧。”林子棠朝丐帮弟子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好的!在下这就去。”许长青得了令乐悠悠的跑出去了。

“对了,你且记住,拿去医馆外面的地方施粥,就说是葛大人排去的。”

 

待到许长青走后,林子棠唤来药童道:

“这边都是些误食了毒树根的饥民,你先按这方子熬药给他们送去,然后带他们去领粥。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如若我没回来,想个法子困住许长青。”

药童点点头,领了方子下去。

 

林子棠背了个篓子走了偏门。

 

穿过流民巷,沿着一排新坟走了约莫百八步,林子棠在一棵被战火烧坏了树根的槐树边站定。沉声道:

“出来罢,都跟了许久了。”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却又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一阵阴风吹过,不像是人,倒像是鬼魅的气息。

“也罢,你既然无颜见我,我也不强求,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浩气盟的人已经查到这里,你便小心点罢”

林子棠说完,头也不回的向流民巷深处走去。

坟地的烟雾中不真切的出现了一抹银光,转瞬又逝去。像是垂死的人,闪烁的灯芯。

 

流民巷的尽头是一片林子,原本是旧时官家的别院,草莺纷飞的园林而今因战火的洗礼,只剩些阴燎燎的死物,蛇蝎豺狼,蛴螬毒蝇。

林子棠面色如常,在林子中穿梭,寻找着一些草药。有些尸首腐烂在地里久而久之就成了天然的花肥,林子棠看惯了生死,倒是对于这些东西并无畏惧的心,探手于白骨中拔出一株白骨走马,放到身旁的药篓里。

林子棠突然想起澄灯和尚常常说的话:既然生于土地,死后还与土地也没什么不好。

 

林子棠专心致志的挖着他的草药,泥泞的白骨落叶中有什么危险经过,静悄悄的。林子棠挽了挽散落在脸侧的发丝,青黑色的袍子里露出的一小截白的透明手腕,配上纤长的指骨,格外的不食人间烟火。

人对于危险的到来总有特殊的感应,而有些人意外的敏感,老祖宗叫他们,先知。

一条斑斓的白花蛇头贴着草根蓦然而起,冲着林子棠的耳后袭去。霎时间,林语棠猛地回头,腥臭的血液飞溅起来。

“啊”林子棠惊得做到了地上。

只见那肥头蛇被人从中间劈成了两条。脑袋爆裂。

“这位兄台,你没事吧?”

再抬头,一抹明黄,耀的人睁不开眼睛。

黑暗处,有风吹过的声音。

 

 

评论
热度(6)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