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大家好,我是辅助。

UziXZero
勿上升到真人拜托。
另外恭喜WE。

水晶在爆掉的时候,zero的手指几乎是在颤抖。赢了的喜悦完全被如果等会儿去见面,到底要说些什么的困惑所替代。直到mystic戳了戳他的胳膊,他才赶紧起身向隔壁走去。

你好开心啊。mystic幽幽的说。他的辅助脸上的笑意堆的他都看不到他的眼睛。

越过天灾末日的时候,zero有点迟疑。mystic又戳了他一下。他赶紧伸出手握住Uzi早就侧身伸出的掌心。

加油。

谢谢。

想了想还是鞠个躬,没有完成那个倾向很明显,距离很到位,但是无论如何都觉得其实没必要的拥抱。

尊重对手。而不是纵容对手。有些事情心知肚明。

只是掌心那个人的汗水的温度,灼热的刺激着脆弱的神经。新欢旧爱。

mystic又戳了戳他。

地下车库的路上。mystic在前面,走的很快,zero在后面紧紧跟着。就像原来一样。然后Uzi有点困惑,原来到底是哪个原来。

对不起,让一下。一个棕色头发的小个子男孩匆匆忙忙的从他面前冲过去。背包感觉比人还大。
对面的AD在电梯口停下来,看向这边。满满的都是宠爱。zero也朝这边笑的宠溺。
只不过太远了,看不到眼底到底有没有自己。
他揉了揉他的头发,他帮他背起包。和睦的就像一个家庭。
小狗,走啦。他的辅助清冷的声音带他脱离深深的回忆。
恩。
你发挥的很好,不用自责。
我知道。

zero在电梯口看着他的ADC勾了勾嘴角拍了拍天灾末日的肩消失在过道深处。
zero走啦~~mystic上扬的尾音表明他现在的心情不算糟。小个子中单似乎有点累,静静的靠着AD犯着小迷糊。
你永远不会觉得幸福是多简单啊。有一群努力的队友。和一颗不想输的心。
谢谢,zero说。
mystic用手指弹了弹他的脑袋。noob zero~
闭嘴,SBAD.小可爱拍了一下大个子。
大家哄的一起笑起来。

Uzi?你手机?后来赶上的swfit气喘吁吁的递了个手机给Uzi。
不是啊,我手机在袋里。Uzi摸了摸口袋。
是你的。swfit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平复呼吸。顺手就把手机甩到了Uzi怀里。
一个白色的三星机子。屏保是自己。解锁8940。然后就解开了。
差点就哭出来。Uzi是一个很喜欢哭的人。输了要哭,赢了也要哭。但是没人说他不坚强。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很强。

等一会儿,我有事,晚点再自己回俱乐部。Uzi声音有点哑。匆匆忙忙就下了车。
Uzi.sorry!今天!swfit赶紧解释。
没事没事,我有事!不关你事。说着Uzi就走远了。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文不错的swfit还是有点懵。

除了正门要去休息室可以从停车场的电梯上去,Uzi选择站在了电梯和扶梯口中间的位置。守株待兔。
一边说着要努力学习中文。一边连中国手机号码都不屑于办一个的人,不知道说是虚伪,还是无谓。Uzi看着通讯录里一片片的韩文觉得有点可笑。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名字,Uzi。他当然知道他是谁。但是他为什么他从来不联系自己?
点进去
他的心脏突然就像被一双手抓住了使劲在拉扯一样。疼的不能呼吸。

这个傻逼。

zero疯狂的按电梯。然而电梯就像卡在了楼上一样就是不肯下来。算啦算啦,爬上去吧。然后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Uzi的面前。

他抬头正好看到Uzi在看他。气氛有点尴尬,形象有点狼狈。
反正,无论输赢,自己在他对面都显得很狼狈,被追着打的到处跑。这样想,也就释然了。
可是,就是很想赢啊。非常的想,从没有哪一刻这么想。想让你知道,我也不是很差。现在我还能跟的上你的步伐。
固执的维持着自己的最后一点点自尊。有些梦想就是小小的让人心疼。有些感情就是小小的埋在泥土里。默默的开出花。

Uzi很镇静的看着Zero脸上像哭一样的笑。然后还是深深的叹着一口气。悠长的走道穿堂而过的风吹来了夏天的味道。
这天真热啊。
热昏了头。

所以当zero被Uzi按在扶梯门后的时候,他整个人还是懵懵的。然后他胖胖的ADCarry有点泄愤一样咬住他的嘴唇才回过神。
嘭!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如果不是他的脑子,大概就是他的心脏吧。
Uzi舔了舔被自己咬出血的薄唇。舌尖探进对方的唇齿间。手指钳制住挣扎的下巴。微微用力就撬开了齿间的防线。
丢盔弃甲。Zero被这个带点恼怒的吻抽空了所有的空气和力气。反正抵抗不了吧。反正,也从来没抵抗过呀。有点自暴自弃的搂住这个满身是汗的人,体温烫的吓人。
夏季队服的领口很大,方便肇事者作案。从嘴唇到下巴再到洁白的脖子,被咬的都有点疼。羊入虎口。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只是这只迷途的羔羊还企图挑战老虎的底线,不知死活的发出轻轻的呻吟。喉结的振动,让这个帝王一口就咬住了命脉,在舌尖情色的舔舐。像是在吃什么东西。
zero搂着他的AD,手指用力的似乎在抓着什么救命稻草。事实上,这个人只会给他带来无尽痛苦。却让人甘之如饴。
因为,他是Uzi呀。
手指向下,掀开衣服,年轻的皮肤下面是澎湃的血脉,让人爱不释手。
我们如此相像。但是,却忘记了镜像是永远都不会重合的。
手指继续向下扯开宽松的运动裤探进底裤,Zero眼睑颤动,眼角潮红,被欺负的只有流眼泪的份。那个在赛场上,狡猾多端,趾高气扬,气的人牙痒痒的巴德。现在被按在角落只能啜泣。
不是很会跑吗?
不是很喜欢蹲在角落阴人吗?
现在到底是谁把谁钉在墙上呢?
恩?
Uzi一边欺负手里的小零蛋,一边抵在他的耳边说着血脉喷张的话。炙热的舌头舔着耳廓,激的zero流下生理泪水。
又被欺负哭了。你家AD会不会来找我麻烦?
发泄之后的Zero更加没什么抵抗力的软在了Uzi怀里。被他的手指侵略进身体,也没有太大的反抗。反正更加疼痛的也接受过,知道遍体鳞伤却从来不知道害怕。
他急性子的暴躁AD挤进他身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疼的呻吟出声,Uzi手足无措的拍了拍小辅助的背,一边安慰,一边伤害。
zero抬头寻找他的唇齿,搂着他的肩回吻起来。排除这个人总是伤害他以外,他的AD似乎没什么缺点。这么想想也许能释然。
剧烈的进出,和喷涌在耳边的喘息,让zero感觉在云端,又感觉随时会掉下来。恐惧和兴奋并存。
别怕。他说。
似乎这样就敢放弃一切跟你走完这条漆黑的路。

我听见风穿过地铁和人海。我等的人,从来没离开。

他在他耳边轻吻。他把手机悄悄的塞回他的背包。最后把他送到基地门口。

再见zero。加油。

一觉醒来的zero翻开手机,就进入了桌面。愣了愣。
委屈的哭出来。

真是个混蛋。

草泥马,终于写完了,我日。

对了这是个be。Uzi看到零蛋手机里存了自己的名片。点进去发现号码是个0,然后,他退出来把屏保删了,把解锁码取消。

很久之后,也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样,笑着打招呼,点头握手说,你好。加油。
也,挺好的吧。

大家好,我是辅助。WE.Zero.

上面是骗人的。

其实Uzi把电话号码输进了zero的电话簿,然后把桌面换成了Zero被压在墙角哭出来的样子。确实,挺混蛋的。zzzzz。

评论(13)
热度(18)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