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且听风吟

mysticXxiye

两场MVP拿的本来让人神清气爽,只是对面的小中单饭也不好好吃,一直摆弄着手机。

赵志铭,你这个畜牲一直蹲你爸爸我。

你爸爸是不是很厉害。

年轻人好好看好好学。

小孩子的拌嘴逗的康帝夹肉的手都在抖。957有点看不下了,轻声说,别玩手机了,先吃饭。不是饿了吗。

Zero用不熟练的中文也在劝说:来吃这个。然后夹了肉就塞到兮夜的碗里。

mystic轻轻的哼了一声。Zero偏过头也夹了一块给mystic。说,mvp,很厉害!

对对对,大舅子Carry。condi举着饮料要跟mystic碰杯。

然而兮夜边嚼着肉。边和畜牲聊天。

有一次,兮夜和赵志铭双排。

mystic很好奇xiye为什么不和自己双排了。whowhowho?mystic有些不满。

是个畜牲。Xiye头也没回的答。

所以他一直以为赵志铭叫畜牲。

chusheng。

Xiye xihuan chusheng?

你才喜欢畜牲。兮夜白了他一眼。

no i buxihuan ta 。

于是过了很久,mystic才知道畜牲是骂人的。但是却不是在骂赵志铭。

这种微妙的定义让中文很差的mystic难以理解。突然而来的认知,让mystic很慌张。

就像每次他和兮夜用别人不懂的语言聊着。

不一定,他们自己就懂。

总之肯定是哪里不对。总有些事情没有说清楚。但是更可怕的是,似乎没办法说清楚。

终于为贫瘠的语言,感到深深的无力。

后来mystic问 Zero,你是怎么和Uzi聊天的呢?以前。
Zero从灰白的屏幕中挣扎出来。说,我们并不聊天。
他说的那么坦荡荡,仿佛完全没有什么不对地方。
让mystic苦恼。
不对,你说的不对。你怎么可以不跟他聊天呢。
因为我是韩国人呀。

因为我是韩国人啊。多么自然而得体的回答。

可是你喜欢他呀。mystic小声的辩解。
就算我再怎么喜欢,我们都隔着整个海岸的距离。那么那么长。Zero用双手比划,合紧再拉开,反而像是在鼓掌。

再后来mystic就释然了。

一场雨要来临的上海闷的让人喘不过气。
xiye在前面走,957把他护着,condi在旁边骂,不玩手机会死?
我今天赢了赵志铭那个畜牲我好开心啊。
欢快的语调。上扬的尾音。诱惑着让别人也想和他一起高兴。
这么想着就已经不自觉的揉着小中单的头发。
xiye微微挣扎了一下。一个抗议却不抗拒的幅度。
sbad!
恩?
我今天是不是very carry
en you god -
you noob .抢我mvp!
小中单有点恼怒的挥舞着小拳头,捶了几下ADC,不痛不痒。像小猫挠心。

队友都在笑,苏比浪,你这么浪,再给你个mvp你不得上天啊。

xiye shang tian~阵圣俊学着腔调对着兮夜的耳边说到。
上你麻痹。苏汉伟一把推开他,蹦跳着向前走。
突然让人觉的这只小云雀真的会飞上天。飞到一个他抓不住的地方。
人总是这样的,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却很难。
当大家都在保级边缘的时候反而会互相鼓励互相carry。但是当你发现你可以赢的时候,就特别害怕自己才是木桶效应中的那块短板。
没有人会喜欢触及底线。
坐在身边那个默不作声,孩子气的小中单,已经变成了队友最为信任敌人最为恐惧的中流砥柱。
这才发现成长的力量有时候让人觉得后怕。

mystic闭上眼睛,感受从这个城市边缘吹来的海风。咸的就像眼泪。

哇!要下雨拉!SBAD快走拉!
兮夜回头拉住mystic的手就开始奔跑。

你有没有见过精卫。听说她曾经填过一片海。但是他见过苏汉伟。填满了整颗心。

太多的感情实在没有办法表达。词穷并不一定意味着理亏。

mystic紧紧回握着Xiye的手,就像每次闪现过去交治疗那样决绝。

你何必害怕他以前遇见哪个人,曾为谁伤心困顿。又何必担心他之后会和谁碰杯,转头陪谁一起买醉。

至少现在是你的。那些说不出口的情愫和无法许诺的未来。在这一刻都显得苍白。

zero说,如果故事刚刚好是以重逢为结局,那么反而觉得中途的伤心流眼泪都是浪费。这样想想如果最后我们并没有在一起。反而不是什么坏事。

mystic进门的后脚,雨倾盆而下,小中单仰着头庆幸的样子,像是在索求一个吻。

评论(19)
热度(49)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