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Uzi x Zero_我好想你。Zero生贺。

荒骨碎长刀:

我老是记不住瓜皮辅助到底几号过生日...。


算了我写完了就发了吧,不然明天我可能中午才会睡醒。




又是一年瓜皮辅助的生日,去年的河图今年再拿来用可以吗...。






 



“你想Zero吗?”


想有什么用呢。



 






 


“Surprise!”


Zero像是从沉睡中惊醒猛然,纸质小礼花在耳边炸开的声响让他忍不住睁开双眼,入眼的却是悬挂在屋里的浮夸的彩带和色彩缤纷的气球。


发生什么了——


当他扭过头看到Uzi那张堆满了邀功般笑容的肉乎乎的脸时,脑海中才断断续续的有了线索般的讯息。


Uzi笑起来还是那么可爱,像是有鸡腿吃一样的幸福。Zero这么想着,再次阖上眼梳理心绪。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生命中的第22个生日,他认识Uzi的第三年。而现在Uzi正半踮起脚,抬着两只胳膊试图为他带上买生日蛋糕时附赠的纸质小皇冠。Zero微微低下头,好让Uzi能够顺利将那东西稳稳的放在他那一头小卷毛上。


Uzi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拍了拍手。他现在看起来一定很滑稽,Zero这么想。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从门口端着蛋糕进来的人是Insec,他唱着韩式英文发音的生日歌,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个水果蛋糕。奶油饱满在托盘的边缘溢出来一点点,Zero看到Insec在进门之前舔了舔自己的食指也没说破,那味道一定很香甜。事实上Insec没在厨房和Uzi一起将这个属于他的生日蛋糕瓜分的一干二净,然后拿出一个空荡荡的纸盒子说“你的蛋糕已经被我俩分完了,反正早晚也是被我俩吃光”这样的话他已经谢天谢地了。


层层叠叠的水果上厚重的蜜糖折射着蜡烛随着Insec走路摇摇曳曳的暖橙色火光,在关了灯的房间里晃的他的双眼有些刺痛,隐隐约约的看不清顶端发着光的数字蜡烛到底是几。Zero也并没有在意,如同他也不在意Insec的生日歌唱的有多难听一样,更何况又加上了Uzi拍着手一句一句的和着,两个人踩着不同的节奏,乱的像他们的团战一样,却又带着微妙的谐和感。Zero笑出声,难听都难听的这么如出一辙,在他生日这天就不能饶了他的耳朵吗。


 


Zero看着蛋糕中间最大块的巧克力,伸手捻起来要喂给Uzi吃。Uzi连忙摇着头将他已经把巧克力拔出来的手按回去,咕咕哝哝的喊着“NONONONONO——”。Zero有些疑惑的歪过头将指尖上粘着的巧克力残屑舔干净,而Uzi一脸认真的告诉他“要先许愿才可以吃”,语气让他想起自己无数次叮嘱他吃鸡腿前要去洗手的样子,像个家长教育不懂事的小孩子,如果不听话的话下次就没有糖吃了。


 


他笑着闭上双眼,双手合十抵在唇边按照Uzi说的那样,先许愿再吃蛋糕。


“第一个愿望,我希望能拿到世界——”他还没把三个愿望的其中一个完整的说出来,就被Uzi用他那双肉乎乎却能做出顶级操作的手堵住的嘴。Zero甚至能闻到他手心有甜甜的味道,他甚至开始怀疑Uzi是不是和Insec在厨房里偷吃了什么。


“说出来的话就会不灵了的!”


实际上谁都知道生日时许下的愿望并不会被实现,如同大家都知道圣诞老人不是真的,把你想要的礼物放进床头礼物袜子的人是你的父母。可美好的事情大家总会向往的,心知肚明却又不会去戳破。Zero朝Uzi笑了笑,再次闭上眼默默许下三个愿望。


 


在Uzi和Insec这两个食物赛高的人面前,Zero没办法举起自己装着小半块蛋糕的纸盘子糊在Uzi或者Insec,或者其他什么人的脸上去,他委屈的用食指抹了一小点奶油抬手糊在Uzi的脸上,而Uzi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立刻反打回来,抓起纸盘子里吃剩下的、没有多少人喜欢的甜腻的奶油按在Zero的脸上。


他的眼镜完全被奶油糊住了,视线里一片白花花的。明明教训他不可以浪费的人却先大动干戈的玩起来了,他怎么可以认输呢,这可是他的生日,他必须是最后的赢家才行。


 


最后的结局是两个浑身奶油的人被明明坐在一边打RANK还被殃及到、整个屏幕都被糊花了的Insec赶出门。Zero用眼神示意,出门前干了票大的,把剩下的蛋糕整个都按在了Insec脑袋上,然后趁着他发呆一瞬间拔腿就跑。


他们跑回自己的房间里肩并肩靠在门上,隔着门板听见Insec在远远的房间里发怒一般的大吼着要杀了他们俩,,一边胸口大起大落的喘着气,一边笑的像个傻逼。


 


他们冲好澡换了干净衣服,偷偷在训练室门口看着Insec认真的打着游戏,招招手蹑手蹑脚的从门口溜走,像周末偷跑出家门一样。


最终他们坐着人挤人的地铁到了游乐园。


 


Zero一直想到游乐园里去玩,但是显然其他人更喜欢灯红酒绿的街道和五花八门的人潮,还有晃花眼睛的霓虹灯光和LED灯管,他们把这称作娱乐。他常常点一杯带着甜味的酒,捧着杯子坐在某个角落里看同伴们放纵自我。也许观察形形色色的人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而能够和他一起去游乐园的最佳人选莫过于Uzi了。


 


海盜船,过山车,什么惊险刺激来什么,紧紧闭着双眼大声叫嚷着,两个像熊孩子一样的人,凑在一起更是有一加一大于三的加成。


直到天幕洒上了让人眷恋的星光,喧哗的城市也没能在本应休憩的时间沉静下来。Zero环抱着膝盖坐在小坡上,而Uzi递给他一杯奶茶,自己也咕噜咕噜贪婪的灌下冷饮。


Zero笑着接过,偏过头看着Uzi坐在他的身边。


 


“简自豪?”


“啊?”


Zero咬着吸管沉默了一阵。


 


“为什么我能听懂你说话呢。”


“因为这是在你的梦里呀。”眼前的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


 


是吧,是在梦里吧,一个糅合着两年前记忆的梦境。


那一年的六月一日他来到了这个俱乐部中,这个有Uzi的俱乐部。他的二十岁生日,蛋糕上插着数字2和数字0的蜡烛,Zero亲手把其中最大的一块端给了Uzi,他的AD。Uzi摆着手说你的生日你才应该吃,Zero听不懂,却还是执意把纸盘塞进了Uzi手里。


这是Uzi第一次吃到Zero的生日蛋糕,也是最后一次吃。


 


“我知道这是梦,可我还是很想见见你,Uzi。”


Uzi低下头笑的很羞涩,像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接受采访时提到让人羡慕的默契时那样。


“我知道,所以我这不是在这吗。”


 


我很想你,我知道是梦,我不愿醒来。



评论(5)
热度(50)
  1. /滑稽荒骨碎长刀 转载了此文字
不太会说话
所以除了文评和指正其他评论看心情回复。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