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玫瑰色的你

mysticXzero

坐在出租上的时候zero还是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很久没有这么不清醒了。大部分时候,他甚至在训练到半夜之后还记得起来吃个早餐再睡。
在他觉得他快要对输赢麻木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一次真的就像抽空了所有的血液。奄奄一息。要是真的死了倒还不错,可惜人总要痛苦的活着。
而mystic格外有精神的坐在旁边玩着手机。那个在赛后哭的稀里哗啦,怎么也止不住,一边哭一边抱怨他为什么选一个垃圾宝石的ad似乎不是他。
到机场还有多久?
还有多久到?mystic用中文问司机。
二十分钟吧。
二十分钟吧。mystic回答他。
哦。
然后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zero是个话很多的人。特别是在游戏的时候,他总能有无穷多的方式,气的ADC无话可说。或许,辅助都这样。
只不过不凑巧,自己是他的现任ADC。
自作自受吧。

年轻人嘛,不要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放弃嘛。司机试图改变一下气氛。
可惜两个韩国人并没有点多少语言天赋。就像同样在中国待了三年。有人已经会唱周杰伦的歌了。而有些人只在吃饭和睡觉的单音节上徘徊。思索了半天也没搞清楚到底哪个是明天,哪个是后天。
白天的外滩人也还是很多,这个城市把世界各地的人汇集在一起,似乎是要在举行盛大的party。
迟钝如zero总算也觉得哪里不对劲。
喂,我说,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恩,mystic头也没抬,边刷fb边敷衍。
恩是什么意思?嗯?zero算是清醒了过来。
字面意思。好了,到了,下车了。他拍拍zero有点胖的脸颊。拎着包下车。还温柔的把手护在他的头上。就像一个斯文的绅士。


司机犹豫着是否要报警,毕竟外国友人组队来跳黄浦江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更何况这是什么年代了,还仇视同性恋啊?
歪?110吗?


来了上海很多年了,白日青天下看外滩还是头一次。
江水从来的地方来,汇聚到了一起。到去的地方去。


很多人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谁也不记得谁。
mystic单手插着口袋,玩着手机。引得路过的小姑娘忍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一眼。


你看这个人,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如砥柱般顽固,让人流生生为他分散开来。


好看吗?
恩?
你不是要看江吗?

去年没有机会,今年有了。
噗,你还记得这件事啊,要不要这么记仇。
本来想带你来一起跳的。他说。他突然捏住他的手腕。把他往江边扯。
一起自杀吧。他说。
zero挣扎了一下,然后放弃了。


他把他搂进怀里。就像要揉到身体里面。


对不起啊,没有带你去世界赛。不能跟他一起去环游世界很难过吧。他把脸埋到他的颈窝。弓起背,像一只熟了的虾。他的ADC一边哭一边说话的时候特别滑稽。但是丝毫不能掩饰带着鼻音的情话是多么性感。
zero伸出手,揽着他的腰。精瘦却有力。
没关系啊,虽然没能跟你一起去世界赛实在太遗憾了。他拍拍他的脊背。像妈妈安慰孩子。


阵圣俊抬起头,眼角哭成玫瑰色。
ADC真是一种爱哭的生物啊。


所以说,不跳了吗?阵圣俊牵着他的手顺着台阶向下走的时候。zero忍不住问。
啊,其实我游泳挺烂的。感觉跳下去就游不上来了。阵圣俊吸吸鼻子说。
不是说好的自杀吗?
如果我每次说自杀都要去死一次,我已经死了几万次了。再说了还没带你这个傻逼去s赛。我还不能死。
zero不屑的呸了一声。


他们下来的时候司机还端着手机念念有词。看到他们之后,司机感动的都快哭出来。


去哪?
airport。



对不起,没能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你。
没关系,现在我给你一个遇到最好的我机会。


写在后面的话。

去年保级赛,zero在fb上预测s5的队伍。大舅子神来之笔回复:无视WE?
zero更骚的回他,WE还是和我们king一起手拉手看江吧。
后来king保级失败。
再后来zero来到WE。

题目来自张悬的歌。
我不是很喜欢张悬这个人。但是很喜欢她的歌。


http://y.qq.com/portal/song/001jLMSJ2DTDBM.html

评论(8)
热度(18)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