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无稽之谈


zero x xiye      邪教慎入。













你非要继续往下看我也没办法。

zero把他搂在怀里,就像在吃冰淇淋一样,轻轻的舔舐着。兮夜很喜欢这种被宠溺的感觉。他就像一个杯子,装着他。意外的合适。
他摸着小中单的背,像安抚着一只猫。这种抚慰对于所有的傲娇都意外的受用。面无表情的无口少女现在享受一般的窝在辅助怀里。打算安心的睡一个午觉。
你们在干嘛!?mystic推门进来。
灰尘和猫,四散而开。
兮夜从zero怀里弹起来,又被zero温柔的揽在怀里安抚。
他有点不舒服。我,陪他。zero面不改色的说着傻子都能识破的假话。
mystic就当不知道。
如果他发现了悖论,那么去证明才是一件让人痛苦万分的事情。
mystic揉了揉兮夜的短发,安慰性的给了个亲吻。然后去浴室洗澡。
哗啦啦的水声,就像一首安眠曲。小中单和他的辅助,交换了一个甜腻的亲吻。陷入梦中。
zero维持着这个姿势,像是小孩子搂着他的洋娃娃(你们家洋娃娃才黑的跟煤球一样吓死爹啊)一样宝贝着。
阵圣俊从浴室出来的时候zero还是坐在兮夜的床上玩着手机游戏。没有移动分毫。
我还以为景燮哥你已经回房间睡觉了。阵圣俊的敬语用的很奇怪。他平时都不这样称呼他。
zero回答他一个和煦的笑,然后摊开双手。
表达着你看呀,我走不掉的意思。
理所当然,人畜无害。让人忘记了去问所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所以你为什么会一直在这里。尹景燮说自然而然的问。
阵圣俊有点懵。
这明明是兮夜的房间呀。他说。薄薄的唇瓣敏起来,表达他的苦恼。
阵圣俊光着上半身,水珠还没有完全擦干,嘀嗒嘀嗒的落到地板上,在安静的卧室显得格外的清晰。
我这几天一直都有在这边睡觉。阵圣俊对于反客为主的辅助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局促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是因为最近他有点不舒服所以你一直陪着他吗?
尹景燮还是游戏中那个总是可以帮助他摆脱险境的温和的辅助。甚至体贴的为阵圣俊找好了说词。
大概就是这样吧,阵圣俊揉了揉眉心。
所以你不去把上衣穿上吗?照顾病人的人也生病了那可就麻烦了。尹景燮略带担忧的说。
兮夜睡的并不是很安稳,他翻了一下身,蹙着眉头,在zero的颈窝又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过去。
阵圣俊轻车熟路的在衣柜里拿出自己的睡衣。穿上之后才想起来要怎么去解释兮夜的衣柜有自己的睡衣这回事情。
但是显然他的辅助并没有注意到他。
尹景燮摸了摸苏汉伟的额头,又不确定的拿自己的额头去抵上他的。大概是并没有发热现象,他放松了下来。
苏汉伟把整个面颊全窝在辅助的颈窝里,导致呼吸有点不顺畅。尹景燮把他轻轻的翻了过来。
总是趴着睡会对心脏不好的。尹景燮解释说。
他的辅助并不比中单高大多少,这个时候看起来到像是护着幼兽的雌兽。凶悍非常。
阵圣俊想靠近他们但是又犹豫着是否要打破这种甜腻的气氛。
总感觉很奇怪呀,作为苏汉伟的恋人不是阵圣俊才对吗。可是这种时候反像是多余了。
兮夜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都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没睡熟一会儿又开始蹬被子。睡梦中猛的抬起头,磕到了尹景燮的下巴,也疼醒了自己。
傻逼ad你干嘛!他条件反射性的发脾气。睡眼惺忪的却发现自己搂着他的辅助。
瞬间又卸下了火气,任由尹景燮给他顺毛。异常乖巧的去亲吻尹景燮弯弯的嘴角示好。
阵圣俊很少看到这么亲昵的小中单。然而仿佛无论怎么怪拗的人,在他的辅助面前总是容易软化下来。
就算是火爆脾气的uzi似乎也不曾真的做出过什么爆炸举动。

此处应有一部舅蛋夜三轮车。

评论(13)
热度(13)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