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兮夜】消失的圣诞节

混更,猜我写的哪段?

狮子吼啊啊啊:

混一下艾特233
@茉莉味空气清新剂  @Devil_Rabbit  @机智糖不甩  @/滑稽  @预售先  @巴拉拉魔仙七彩炫光洞🐸  @冉迟  @兔子酱  @阿阿阿阿姝罒v罒  @墨染青檀    @福尔摩思🐱


对不起各位了现在才艾特,爱你们,圣诞快乐。


Aspirin:



我(狮子)拉了堆朋友写圣诞节贺文,找了个都比较熟悉的对象(苏汉伟),来来回回筹划了一个半月,完全是游戏,娱乐就好,内容别当真。








第二排念叨一下流产的马忠与小小苏,我与你们同在。








猜猜谁写的哪一段啊?








下面是作者有话说(非写作顺序):








滑稽/:我想吃刀E,求太太们投喂。




 




福尔摩斯:祝兮夜圣诞快乐,毕竟我们把他搞得好惨。




 




兔子酱:发完文BB请大家吃杀牛场。




 




墨染青檀:EDG.XIYE圣诞快乐。








 冉迟:我的话。宇智波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大家圣诞快乐(毫无逻辑




 




预售先:我就说。希望大家可以和爱你的朋友们长长久久,圣诞快乐may all your christmas be white








devil rabbit:希望明年狮子不要再坑我了,少点套路,多点真诚,谢谢。 




 




黑洞污染源:祝大家鸡年大吉。




 




茉莉味空气清新剂: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狮子吼啊啊啊:好满足的一次游戏,吾儿们,may all your christmas be white








机智糖不甩:我真的是一个夜厨








阿姝:不混lof了,没话说
















正文:








易燃易爆炸




    这里是哪里......




    苏汉伟感觉自己像是塔罗牌里的倒吊人,头足颠倒——却并不觉得头部充血难受——事实上他觉得自己轻盈极了,像永不会老去的彼得潘一样来去自如。




“......不行......建立通道......两个不够......”




“......太快了......来不及......”




“推激素......快点——!”




那一声快点凄厉尖细得像索命的恶鬼,向他缥缈轻盈的梦境外壳狠狠劈来,他猛地睁开眼。




是一道门,一道装饰着圣诞花环的普通木门。




他心里涌起一股奇怪而违和的感觉;他明明去了一趟临省,似乎还出了车祸——小个子少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摸了摸自己的的脸和脖子,它们光滑又柔软,没有一丝一毫伤疤结痂——他的脑海里残存着医生抢救他的声音,可是他现在好好的站在他的情人之一的门外。




可能是车祸伤了脑子,导致他那段记忆模糊吧;反正现在他好好地站在这里。




苏汉伟不甚在意地耸耸肩,现在另一件他一直“野心勃勃”向往的目标正放在他面前——把他暧昧着的人们聚在一起过圣诞节。




那真是棒极了。




他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地按向了门把。




锁着?




少年愣了一下,很快把耳朵贴在门上,希望听到点什么。




身后一个身躯在他没察觉的时候贴了上来,很快把他压在木门上。




“在听什么?”声音里带着他们私下相处里充满别样意味的喑哑。




 




 




 




 




“你不该来的。”等不及他回答身后的人先开口了。




“为什么,你们瞒着我在害怕什么?”嘴巴先于大脑做出反应,苏汉伟只想快点转过身去看清来人的样子。




“害怕?”背后传来一声轻笑,圈着身子的右手覆上少年的后额,他的身体却不动声色地压得向他更贴合,让他没有转身的余地,左手调戏的放在他屁股的股沟上,“该害怕的是你,小宝贝,在阿修罗的大门口找圣诞老人吗?”




“你别……”




不等少年反抗耳边和着湿热的空气传来呼吸声,“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身后的人抬脚踢开面前的大门,拎着苏汉伟的后颈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屋内。




在外面的时候明明看到屋子里有人的,现在却只有冒着热气的茶杯不见半个人影。




 




恩和义就是受苦受罪,情和爱才是快活。




 




虽然什么都没看到,苏汉伟脑子里却回放着这句话。靠老式的壁炉燃着的微弱火光看清了这个屋子,房间比椅子多,门口的鞋架又大又长却没有拖鞋的影子,静谧的可怕。墙上的《约翰福音》写着: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苏汉伟突然想起来,这个人在那个夜晚,声音也是这个样子,处处充满别样意味的喑哑。就是16年的冬天,全队去了更加寒冷的韩国集训的那天晚上。




苏汉伟从小长大的地方是四季如春的广东,那个地方,连落叶的时间都没有,总是暖暖的暖暖的有着无穷无尽的阳光。后来,打职业开始,他搬去了上海。第一年去上海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了冬天的含义。从骨子里感觉像是被针扎一样,难熬。冬天,是真的难熬。除非蜷缩在暖气恒久远的训练室里面,哪里都不是能活的地方。但是,那几周,去的是更北的韩国,在那20左右的纬度差距里的是冬天啊,真的冬天啊。




不知道是因为过于遥远的距离,还是一日复一日枯燥的训练,那天晚上苏汉伟突然有种寂寞的感觉。19岁的他,在寒冷的冬夜里,跑去了楼下的便利店买了几扎啤酒又噔噔噔的跑回了房间。他抱着怀里的啤酒,不理解自己这样做的原因,却又阻止不了自己一口一口漫无目的的喝着,手机里一边放着不知所云的新番。




突然,很想找那个人来和他来一起喝。就是那个男人,他应该在的。




所以他站起身,走到那个人房门前,敲门。




敲门的声音一点都不客气,大到里面的人不开都不行。




房间里面高个子黑头发的男人拉开门的那一刻,苏汉伟狠狠的向前迈了一步把他推进了房间里。




他听见自己用广普大声的吼着,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寂寞.......




那个男人用充满别样意味的喑哑的嗓音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回应他:知道。我知道。




然后他就那样跌进一个高大宽厚的怀抱里。




“小伟,发什么呆呢?感觉过来啊,这骚逼屁股是真的翘,要不要试一试?”苏汉伟猛地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刚刚空无一人的屋子又瞬间热闹起来,各个战队的队员们相互飙着骚话。




“老婆....?”回忆里的那个男人,智障一般的看着自己,带着点紧张,“你...不kimoji...?”




 




 




 




 




“昂,kimoji……”苏汉伟喃喃着失了神,背景突然响起《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他看见自己被一群人拥簇着坐在沙发上,其中不乏他的暧昧者,一群人嬉笑着。坐在沙发上的他抬头看了他一眼,举着香槟杯向他微笑示意。




苏汉伟有些恍惚,眼前的场景又全部消失不见。




黑发的男人伸出手顺了顺苏汉伟有些蓬乱的毛,“在想什么呢”。




一个跟苏汉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怀里抱着袋栗子从陈圣俊身后走出来,伸出手把栗子递给他




“吃吗,还是热的”




“你?……我不要”




苏汉伟几乎是尖叫着把那人手里的栗子摔在地上,一颗颗圆滚滚的栗子从袋子里滚了出来




“老婆?”高瘦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喊了他一声,他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另一个苏汉伟,没看到地上散落的栗子,他的眼里只有眼前的这个似乎有些被惊吓到了的小个子。




苏汉伟跑进浴室,反锁上门,扭水龙头,寒冷刺骨的水流到他手上,捧起水咬紧牙关浇在脸上,自己大概在做梦吧,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苏汉伟。




“兮夜?”陈圣俊在外面有些焦急地拍着门“怎么了兮夜”




门外的声音也消失不见,死一般的寂静。




一只手从他的背后伸到水龙头下,“嘶~真冷”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苏汉伟抹去眼睛上的水,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他和另一个苏汉伟,眼里满是惊恐。




“怕什么,我就是你啊”另一个苏汉伟坏笑着把苏汉伟紧紧地压在洗手台上,伸手捏着他的下巴,指尖冰凉“你应该高兴才对”




“为什么”




“因为……”




“你管我啊”




阿狸的嘶吼声从外面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紧接着就是“砰——”的摔门声。




浴室的门被从外面被扭开,苏汉伟的嘴巴被身后的人捂住。




“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呀”




另一个苏汉伟已经替他答了。




 




 




 




 




走进来的人脸上是一贯清冷的表情,但是细看之下又带着愠怒,脸色也微微涨红。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吵架?




没来得及细想,韩金已经走上前。他之前的表情悉数褪去,嘴角一侧翘起,化作一个轻浮的笑。




苏汉伟从来没想到他能在韩金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但是眼下的情况不允许他多想,身后的人将他的嘴巴紧紧捂住让他不能出声,他只能睁大双眼看着韩金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肩膀,固定住他的头脑勺,微微倾下身,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等我?等我干什么?嗯?”




气氛暧昧又紧张。韩金炙热的呼吸吹拂到苏汉伟耳后的肌肤,上扬的音调引得他心口一颤,充满压迫感的姿势使得他一阵头皮发麻,不由得后退一步抵上洗手台,他的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




没关紧的水龙头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格外清晰,空气都变得诡谲起来。




身后桎梏他的力量突然消失,苏汉伟正想使劲儿推开韩金,灯突然熄了,一片黑暗。




“啊!!!”




楼下传来一声尖叫。







一股巨大的力量使苏汉伟从床上惊醒,坐在旁边的赵志铭开心地凑上来,献宝似得拿出一个盒子,边抱怨着说:“哪有你这样的啊,叫我来参加聚会自己在这里睡觉。不过记得叫我你还算有点良心,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不要太开心哟,叫一声爸爸就行了。”




赵志铭边说边拆盒子包装,打开一看,里面装了几个苹果,苹果皮上写着恭喜发财、身体健康的字样,还有一盒看起来像是巧克力的东西。




苏汉伟没心情吐槽他的直男礼物,紧张的感觉还留在他的大脑皮层,让他很不舒服。




“还有其他人呢?”




“我刚刚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在楼下挺嗨的。”




“好烦我跟你说我刚刚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苏汉伟边说边把赵志铭给他的礼物往床头柜上放,碰倒了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盒糖炒栗子,散落了一地。




糖炒栗子…




苏汉伟突然像触电一样抽搐了一下。




这一切真的是梦吗?




不安慢慢在他心里升腾,他开口问赵志铭:“你觉不觉得哪里有点不正常?”




“哪有啊你神经病了吧。”




灯突然熄了,一片黑暗。




“啊!!!”




楼下传来一声尖叫。




是真的有人在尖叫。




 




 




 




 




如同一个溺水快要死掉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苏汉伟猛然的睁开眼睛。刺眼的白光让在黑暗中呆了不久的他有些不适应。发梢的水顺着额角留下,苏汉伟想抬手将水珠抹去,却发现自己四肢被特制的皮带捆住在一张医学床上。皮带刚好将他手腕锁住却又不觉得紧绷——倒像是为了他而定制的。苏汉伟脑子里一片茫然,努力回想着昏迷之前的事情,但看着床慢慢倾斜像是又要重新倒扣回床下的玻璃箱里——里面盛满了淡绿色的液体。床轴转的很慢,苏汉伟觉得自己就像冬日里被翻烤的全羊一般。苏汉伟拼命的想要将铐住自己手脚的皮带解开,却发现只是徒劳。
    床轴渐渐反转了90度,苏汉伟得以看见旁边的器械桌上摆着的东西:一袋糖炒栗子、一个苹果和一盒巧克力,还有——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苏汉伟心中一阵不安,这件衣服他记得,是今年他送给陈圣俊的生日礼物。“是他吗?”苏汉伟自言自语道,只记得昏迷前一瞬间看到那双细长的大手和手里的棒球棒,再醒来时却又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床轴依旧缓慢的转动着,床下水箱里的水在光照的反射下显得有些骇人。苏汉伟还没来得及想出谁绑了他,谁送的板栗和苹果,就被水里的情景惊呆了。
   水里面躺着一个人。
   而这个人,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啊!———”苏汉伟吓着叫出了声,这水里面的人,究竟是生是死?如果活着,为什么可以在水里躺那么久,没有气泡没有移动——就好像睡着了一般。如果那是死了....为什么这个人会在他的床下?又为什么...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咔哒——”床轴停止了转动,此时的苏汉伟已经完全的和水箱相对,眼前就是那个沉睡的“尸体”。由于重力,苏汉伟的背部已经离开了床,身上的衬衫也因为他的晃动被水打湿。突然,床轴开始向下移动——这个床变成了水箱的盖子!自己要被扔进水里了?!被将死的恐惧所充盈的苏汉伟开始拼命的挣扎,然后事实却是皮带因为触水而变得越来越紧,手腕甚至还勒出了痕迹。但这些挣扎却也只是无用功,仿佛是将死之人最后的祷告一般。




密闭的水箱里,苏汉伟憋着一口气也没有放弃。可渐渐地,流失的氧气让他越来越难受,水泡接连从他的嘴里冒出。“好难受…快要坚持不住了…谁来救救我…”不知道为什么,苏汉伟的脑子里面竟然浮现出自己坐在基地里,安静打着游戏的样子。周围的大家也如平常一般打闹。“原来这就是死之前能想起最美好的画面吗?”意识越来越模糊,苏汉伟有些认命的想闭上眼睛等死。却看到那个一直沉睡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下一秒苏汉伟感觉自己的唇被另一个冰冷的唇覆盖上。




隔壁的实验室里,显示屏里记录着水箱里面发生的一切,坐在屏幕跟前的白衣男子拿起手中的电话说着:“Hey,Mystic,你的实验宝宝好像活过来了。”




 




 




 





苏汉伟惊恐的挣扎起来,过于激烈的动作,把什么东西掀翻在地。
“兮夜,傻逼~”
熟悉而又甜腻的声音,彻底把苏汉伟拉回了现实。
Mystic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瓶冰红茶,显然这个傻逼刚才就是用这个贴上来的。
“干嘛!傻逼!”经过一场噩梦的苏汉伟异常的焦躁,虽然平时他也是这种粗暴的口气。所以理所当然的被扇了一个巴掌在地的阵圣俊并没有特别的意外。
他从地上麻溜的爬起来,并且再次黏了上来。
“苏汉伟~苏汉伟~”他用他异常别扭的棒子口音亲切的喊着兮夜的名字。从他的亲吻中醒过来的恋人,红着脸异常可爱。
兮夜并不想理他,甚至打着哈切准备再睡一觉。阵圣俊当然不能任由他继续睡觉,整个基地的人都在等他把苏汉伟给喊起来。他必须完成这个组织上交给他的考验。连老婆都喊不起来还是不是男人了?这是向人杰那个傻逼在他来之前对他的嘲讽。
阵圣俊并不给苏汉伟挣扎的机会,一把把他的小可爱从被子里捞了出来,无视对方奋力的挣扎。给他一个深深的亲吻。唾液交换的黏溺的感觉就像沉在水底无法呼吸。
苏汉伟装模作样的推了推他,然后放弃了抵抗。
生活就是这样,反抗不了的,就躺好接受。既然你也没有想好下一步干嘛,就不要拒绝别人铺设的道路。虽然那么多"为你好"听起来反而是自以为是。
阵圣俊把衣柜里的衣服翻出给他的小中单套上,别别扭扭的拉着他向楼下走去。
他牵着他的手,轻轻的跟他说,圣诞节的晚会怎么可以缺少舞会公主呢?
阵圣俊灼热的眼神让苏汉伟又想起梦里那些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的诡异故事,他发现他爱笑的眼睛里面的人。
就像是自己。
我啊,总觉的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苏汉伟抬起头就直直的看着自己。他看进阵圣俊的眼睛里,并且想看进他的心了。




阵圣俊并不说话,只是紧紧的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在并不明亮的长廊里前进。




 




 




 




 




长廊的灯忽明忽暗..




苏汉伟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已经出了汗,让他回握阵圣俊的手又紧了几分。




阵圣俊看出了他的不安,安抚着他:Bad light, I tell Bob.




苏汉伟并没有接话,心里却在忐忑,真的只是这样吗?




走下楼梯,楼下的喧闹和嬉笑并没有因为苏汉伟的到来而停止。




向人杰还向往常一样跟金灏两人互相彪着骚话,由于位置不多,徐铭枢随意的坐在了金韩泉的身上任由他从后面搂着,而柯昌宇还是一如往常温柔的看着他。尹景燮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玩着手机,奉根太不知道去了哪里……




王海郦起身说为了节日氛围要放首歌,左挑右选终于在手机里找到了一首歌。




而这首歌,不是别的,正是那首《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Deja-vu




这是第一个出现在苏汉伟脑子里的词。




但唯一让他疑惑的是他不确定这件事情他是未曾经历过还是已经发生过了。




苏汉伟沉默不语,双手捧着手里的玻璃杯就开始默默的嘬。




默默嘬了一杯香槟就开始头晕的苏汉伟想去厨房找找看煮饭阿姨有没有留给他什么可以果腹的食物,但却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时却突然听到大声的争吵和摔门声。他不大确定声音的来源和方位,还是快步走了回去。




一个天(si)籁(ge)般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马哥呢?




这个声音的主人停止了成名曲目《洋葱》嬉皮笑脸的走过来说不知道啊唉大家都是成年人嘛。




苏汉伟耸耸肩,带上脸上莫名嫌弃的表情却还是掩盖不住他嘴角的笑意。




也只有萝莉,能够让他感到一丝宽慰了。




直到萝莉尾随他到房间在他面前拿出苹果和巧克力的那一刻,苏汉伟才意识到不对劲……




“啊!!!”




楼下传来一声尖叫。




突如其来的尖叫刺激着苏汉伟的每一个神经,他只觉得自己僵在原地,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当他们找到尖叫来源的时候,他们发现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而是三个。          




 




 




 




 




狭小的斗室里,韩金小臂上五公分的刃口看起来触目惊心,阿狸埋头蹲在地上,白色的衬衫被染上斑驳的红,银色的匕首掉落在他身边。这两个人的神情太过于紧张,以至于让一边抱着胳膊安之若素的陈圣俊看起来显得格格不入。倒是赵志铭先一步做出反应,从后面捂住了苏汉伟的眼睛。




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苏汉伟很想大喊出声,可他张了张口,话到嘴边只剩下一句干涩的质问:“……你们在干什么?”




斗室里一片寂静,男人们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苏汉伟第一次觉得每个人都离自己很远。身后的赵志铭用他一贯轻松的语调笑了起来,苏汉伟却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愉悦感,他的后背爬上细密的汗珠,在听到下一句话的时候皆化作芒刺,字字戳心。




赵志铭的声音不大,在场的每个人却无一例外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是你期待的吗,他说。




赵志铭的手臂落下来的时候苏汉伟被突然出现的灯光绕得头晕,他突然想到第一次来上海的那个冬天,也是圣诞节,他坐在角落里,看着平日清冷的基地被暖橘色的灯光一点一点照亮的场景,那样的场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从前苏汉伟一直是边缘人,爱与被爱对他来说都是难题,他都快忘记被人群包围的感觉了。后来有一天他遇见韩金,遇见阿狸,遇见向人杰,遇见陈圣俊,遇见赵志铭……




那样的圣诞节他无论如何都想再感受一次。




无言将斗室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最先打破这气氛的是韩金,他贴紧墙壁直起身体,目光摇摇欲坠,嘴唇因脱水而苍白龟裂。他路过苏汉伟的身边时轻轻留下一句话,随着他的滴滴答答淌下的血液,让苏汉伟感到无所适从。




他说,小伟,喜欢你的人那么多,快乐的有几个呢?




苏汉伟突然醒悟过来,他梦中的一切像是一个无声的隐喻,昭告了所有难言的结局。曾经那个其乐融融的圣诞节仿若一个他做了多年的美梦,而终于有朝一日,他从梦中醒来。




韩金的离开像是无形中的一巴掌,被打醒的众人陆续离开。先是向人杰,他边走边焦急地在上衣口袋找他的火机,然后是赵志铭,他留下的叹息声在斗室内经久不散,之后是阿狸,他的肩膀重重撞上了苏汉伟的肩膀,痛得他嘴唇都紧紧抿起来。




到了最后只剩陈圣俊还维持着他环抱双臂的动作立在原地,苏汉伟的目光顺着他的脚尖一点一点往上挪,最后定格在他如同往常一样英俊的脸上。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人正在笑,红唇勾起,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凤眼眯着,眼角眉梢都是风情。




他开了口,生硬的中文,一字一顿。




他问,语调轻松且愉悦:“兮夜,你开心吗?”




 




 




 




 




 




赵志铭从洗手间的窗户往下望,目送着最后一个碍眼的人离开这栋楼,平时挺拔帅气的背影此刻看来只余几分寂寥。等到人走远后他一把推开窗,夹杂着寒冷的风大把大把灌了进来。




 




他打着哆嗦大声问:“为什么不进来?你知道我没锁。”




门把扭开的声音在风里模模糊糊的,赵志铭转过身。




“你当我是变态吗,我可没兴趣进来看你脱裤子。”向人杰眼里的闪烁悉数落入他的眼里,于是赵志铭就笑:那你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外半天就不变态了吗?




被称作龙族后裔的男人没有答话,上前两步把窗关紧,温暖重新占据了这块地盘,离了风的室内也骤然安静下来。




赵志铭又问:“我刚刚在斗室里是不是讲错话了?”




向人杰盯着对方似是内疚的神情,说:“你也知道啊。”




赵志铭笑嘻嘻的:“哈哈哈,我是故意的。”




向人杰:“……”




赵志铭:“那么来决斗吧尼古拉斯!一个阵营里可容不下两个打野……兮夜有我就够了。”




他一字一句慢慢讲:“其他人,都不需要。”




“你明明知道……”




“我不知道!”




像极了那个中单的瘦小个子突然粗暴地大吼出声,向人杰一愣,也不甘示弱地喊回去:“你明明知道新的实验品需要这么多的爱!”




咬咬牙,他继续往下讲:“心虚了?不是你和阵圣俊把他变成这样的?现在后悔了?”




……




苏汉伟在洗手间的门外贴墙而立,里面的争吵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落进耳朵。他似乎影影绰绰地,摸到些什么,又好像没有。医学床,盛满淡绿色液体的水箱,安静躺在里面的他自己……还有苹果、巧克力、糖炒栗子。恍然间他好像回到了人声鼎沸的房里,阵圣俊将冰凉的饮料贴上他的脸颊,是笑嘻嘻的模样。




这次的尖叫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向人杰和赵志铭急急的跑了出来,看见他们话题的中心人物停止了叫喊,靠着墙缓缓滑落。瘦小的中单抬起脸,眼底一片茫然。




“告诉我吧,我忘记了什么……你们瞒着我什么。”




不然……




他突然恢复了正常神色,低下头在手机上啪嗒啪嗒的按了几下,举起屏幕颇为得意地说道。




“不然我就举报你们微信了,骚/扰/色/情/反//动……”




两个打野:“……”




许久之后赵志铭才开口:“你问阵圣俊吧,这个问题,他更合适回答。”




 




 




 




 




 




徐晟俊?




兮夜,你开心吗。




苏汉伟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是徐晟俊在斗室里说的那句话。




我开心吗,开心吗,不开心吗?苏汉伟从小就不缺照顾,更不要说缺爱,只是踏入社会之后好像他人的爱都是为了换取点他的什么东西一般,有爱,但不是义无反顾的爱。费尽心思把这群人都集齐在一起,好像悟空为了七龙珠、路飞想要成为海贼王那样拼命又无脑,的确挺无脑的,把他们都放在自己身边团团转,每天从不同的人身上索取爱,为什么自己会笑不出来啊。




苏汉伟闭上眼,每个人的面孔在黑暗里打转,每个人都在笑,只是每个人的笑都那么狰狞,忽然之间全向他扑来,所有人举起双手奋力一推,苏汉伟失重,慢动作般惊恐地回过头,背后竟然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一片漆黑。




哈!




猛地睁开眼睛,又因为强光的缘故痛苦地闭上了,第一反应是呼救,但是喉咙干涩地发不出一丁点声音,黏膜与黏膜之间的摩擦太过剧烈,稍一用力便会迎来血腥味似的,眉头紧皱。




“9号床的病人醒了。”




醒了?




“叫一下赵医生吧。”




医生?




苏汉伟没了第二次睁眼的力气,感觉到冰凉的各种仪器在驱赶上游走,又听到几句“差不多了”,“下午让他回去了吧,别占着床位了”,“让家属来接他”。




唔,好像自己不是很严重啊?记忆连接到上一次有意识时,飞奔而来的货车、灯光闪影、温暖和寒冷,是车祸吧,怎么着也应该把头碾爆之类的吧,自己居然完好无损?




几乎是被推着出医院的,膝盖还有些软,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接他,他想着是不是应该敲小兽一笔,脑子里轻飘飘地想要转个圈,更多的是在幸运自己的大难不死。




那么他现在要做的是继续车祸之前做的那件事——到商场去订购圣诞节的各种party用品。来上海也有几年了,春节这样的节日是不可能与队友度过了,偶尔逼队友给自己过过父亲节还差不多,所以赶在年末让大家好好享受一次节日的气氛。并且这还是一场准备良久的惊喜,为了对他不计回报的那群人。




苏汉伟坐在计程车里,车载空调干燥又温暖,不时发出嗡嗡的轰响,劫后余生的满足感让他觉得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如果周围都用喜庆的颜色包装起来就更好了......等等!




这不是年底了吗?为什么热闹的上海市中心,为什么广场商场,一点节日的气氛都没有?




苏汉伟突然冷下来,好像皮坐垫抽离了他身上的温度,背脊也缓缓发凉。他看见商场的DIOR橱窗被砸得稀巴烂,从外灌进去的寒风吹落了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驼色大衣,柜台前空无一人,只剩裸体的模特面容模糊,五官被制造者融成了一团。




他秉着呼吸摸出手机来,只想给那个唯一知道他秘密的人打个电话。




“喂,向人杰啊。”




“啊?怎么了?你去哪儿了这么久不回来?”




苏汉伟的心凉了半截,仿佛花了毕生的勇气才再次发出声:“不是...不是要给马哥他们圣诞节的惊喜吗?”




“......圣诞节是什么?”




耳膜上是点点沙粒在跳跃,都快把他的头骨震碎了,他掐掉电话,吐出那口憋了很久的气,就像吹灭每年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一样,只是没有人温暖地围着他唱《生日快乐》了。




世界似乎只剩他一个人。




 




 




 




 




 




苏汉伟记得他明明是出了车祸的,那一刹那身体仿佛被撕裂开来般的痛感他还记得——可此时此刻他的身上没有一点伤,连破了个皮的地方都没有。




“……你真的……”不记得圣诞节了吗——这句话还没有问出口,他却住了口——电话那头如死一般寂静。




“向人杰?!向人杰?!”他试着喊了两声,而回答他的是电话中嗞嗞的电流声。




 




【兮夜,你开心吗?】




 




这句在梦中,又仿佛是真实发生的,阵圣俊对他说过的话再一次在大脑里响起。苏汉伟怔怔神,手机从手掌里滑落,那一瞬间本来行驶在路面的车也停了下来,驾驶座上空无一人。




前一秒还在从后视镜里悄悄瞥他的司机骤然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苏汉伟慌张地开门下了车,发现他身处一个从未见过的十字路口中央,每一条路都只亮着路灯,空旷又寂静。不知从哪来的灰烬回旋于空中,参杂着些许雪花,洋洋洒洒地落下来。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本应热闹非凡的城市此时此刻静得诡异,他奔跑在大街上,去砸别人家的门,希望有人开门骂他一顿或者是楼上有人泼一盆冷水下来——甚至更遭都好——可这些都没有发生,就好像这座城市本来就他一个人一样。




苏汉伟终于跑累了慢下了步子走着,凛冽的风吹过像千万把刀子刮在脸上,他毫不在意大口喘着粗气。




大楼上的led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光刺得苏汉伟眯了眯眼睛,很快他又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濒死之人一样,死死地盯着屏幕,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确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屏幕上放映的是车祸后医护人员抢救他的画面,只一句:“推激素!快点——”就将苏汉伟从迷茫中惊醒。




他的确是死了的。




可他此时此刻又存在于此,无比真实。




屏幕上的人们慌乱地忙着,注射各种药剂,苏汉伟看着屏幕中自己的脸一点一点的变得惨白,忍不住移开了视线——他看见所有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半透明的他自己。




那个半透明的苏汉伟只站在那边摇了摇头,看不出一点表情,而后他又看向了前方,和屏幕外的苏汉伟对视了一眼,忽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你相信平行世界吗?




半透明的苏汉伟缓缓做着口型。




——你知道你已经死过多少次了吗?




屏幕外的苏汉伟只想逃跑,可双脚像灌了铅一样纹丝不动。




等半透明的苏汉伟再次露出笑容的时候,他终于想起来了一切。




 




在第一次死亡的时候——准确的说是,苏汉伟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他忽然出现在医院门口,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毫不在意,只想赶紧回到家中去度过一个大家都在的圣诞节,可他却发现没人能看得见他——苏汉伟始终没想到缺席的会是自己。




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了每一个亡灵完成自己夙愿的机会,可只一天而已,之后便要消失在这人世间。




可苏汉伟违反了这一规定,他穿越到各个平行世界妄图找到自己活下来的世界,然后在那个世界继续活下去——和大家一起——可还是失败了。




不管是任何一个世界,苏汉伟都死于圣诞节那场车祸。




他看见了将他的遗体克隆下来,只为了复活他的阵圣俊和赵志铭;也看见了游走于各路人之间的他自己;看见了韩金递给他糖炒栗子时眼睛里稍纵即逝的情感。那是他所期望的,所有人都围绕着他的事情,在每一个世界以不同的形式出线了。




世界线多而复杂,偶然做出的一件小事就能改变未来的任何发展,所以苏汉伟在不知道穿越多少世界线之后记忆出现了混乱,甚至忘记了自己死掉的事实。




 




 




“你喜欢圣诞节吗?”突然有人出现在苏汉伟身后,搂住他的肩低声地问。




是阵圣俊。




“我……”苏汉伟只发出一个音就再也无法说出什么,就好像被异物堵住了喉咙无法继续说下去。




周遭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又恢复了以前热闹的城市,苏汉伟却明白这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他已经无处可归了。




阵圣俊好像没有发现他的异样,低下头在苏汉伟额心印下一吻。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终于迎来了圣诞节的第一秒。




烟火跳跃到空中炸裂开来,一朵朵美丽的花在天空中盛开。




“哇!烟花!”身旁的小孩子激动地大喊。




那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衣领像被什么人提了起来,那一瞬间窒息的感觉涌遍了全身,他想挣扎却无法动弹,只能看着天空被烟火照得越来越亮。




“圣诞快乐啊兮夜~”好友们都来到了这边,一个个的笑着,对他说着祝福。




“小伟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阵圣俊趁人不注意,悄悄凑到苏汉伟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我——”




那一声声的祝福传达到耳中的时候仿佛是某人宣告结束时所念的白皮书那样,毫无感情机械般的声音。苏汉伟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向上升起,看见他所有想聚集在一起的人们都站在街口欣赏着美丽的烟火。




“嘭——”




又一轮的烟火升到空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和它一起炸裂开来一样,只落下了点点的灰烬。




“我爱你。”阵圣俊喃喃自语,盯着天空,像看见了什么不可看见之物。




“干嘛呢骚逼,走了吃饭吃饭,你们韩国不放烟火是不是啊?”向人杰走过来用力地拍了一下阵圣俊的肩,这才回过神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消逝了。




阵圣俊摇摇头,不让自己去在意那些一时之间的感觉。




在某时某刻,会突然觉得这件事无比熟悉,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大街小巷都十分热闹,处处放着圣诞节相关的歌曲,那首几乎能背下来乐谱的曲子也是各大店的必备曲目。




今年的圣诞也如此和平呢。












-FIN-


















评论
热度(47)
  1. 预售先Aspirin 转载了此文字
    圣诞快乐🎄
  2. 墨染青檀狮子吼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有今天?虽然略渣但是第一次动笔辣😌
  3. /滑稽狮子吼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
    混更,猜我写的哪段?
  4. 冉迟狮子吼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
    很开心和大家联文❤️ 猜猜哪一段是我的~?
  5. 兔子酱Aspirin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转出来大概是因为等一个请客杀牛场?
  6. 狮子吼啊啊啊Aspirin 转载了此文字
    混一下艾特233 @茉莉味空气清新剂 @Devil_Rabbit @机智糖不甩 @/滑稽 @预售先 ...
  7. 贤者时间糖不甩Aspirin 转载了此文字
    滴,合法混更卡
不太会说话
所以除了文评和指正其他评论看心情回复。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