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白马非马2

condixxiye

向人杰把头低下来。就亲到了苏汉伟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接上

向人杰愣了一下,然后将错就错的吧唧了一口。
苏汉伟一个巴掌呼开他,然后拿袖口狠狠的揩了把脸,向人杰你怎么这么恶心啊。
亲你一下就恶心啊?
这还不恶心啊,搞老子一脸口水。
小伟,我觉得你这人抓重点能力有点差。
差你妈差。饿死了,去吃饭啊。苏汉伟揉了揉肚皮。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向人杰揶揄道,要不是您老人嘴刁,我们早吃完了好吧。
别逼逼,我们这是在哪里呢?苏汉伟看着这纵横交错,如出一格的胡同犯了难。
阿嚏。苏汉伟又打了个喷嚏。
向人杰给他把帽子带上。然后牵着他的手放到口袋里。
诶,真拿你没办法。走吧。他说。
向人杰的手心温暖而干燥。苏汉伟想化身一只口袋妖精住在上面。
走着走着,苏汉伟就不走了。
苏汉伟问,你这路走错了吧。
向人杰回头,你不是不认识路吗?
苏汉伟瘪了嘴说,我他妈觉得你也不认识!
对啊,我确实不认识。向人杰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操你妈向人杰。
别没事就骂你未来的婆婆!
????然后苏汉伟往地上一赖,不走了。
向人杰,蹲下来。看着苏汉伟冻红的鼻子说:喂,你真不走拉。
不走。苏老板淡定而坚持。
哦,那我走了。向人杰站起身转身就走。

……

向人杰转了一圈回来,苏汉伟坐在墙角快睡着了。
向人杰把他背起来。
他狠狠的呸了一声,狗东西才来找你爸爸。
然后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所以说你千万别和苏汉伟比倔。这人你不给他端水过来他是真的能忍心渴死自己的。
所以说,谁心软,谁就输了。
苏汉伟最近没长什么个子,倒是重了不少,向人杰把往上他颠了颠,免得他滑下去。苏汉伟完全不领情,被颠醒了反手就给向人杰后脑勺子一个巴掌。
向人杰吃痛,你个小畜生,信不信我把你摔地上去。
苏汉伟打了个哈欠:你摔个试试?
然后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闷闷的一声,疼哭了。
向人杰蹲下来一脸关切的问,疼吗?
苏汉伟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跟不要钱一样,止都止不住。
诶,男子汉大丈夫,你别哭啊。向人杰给他抹眼泪。
草你妈!苏汉伟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吼了一声。甚至没有惊醒晚归的寒鸦。
向人杰波澜不惊,甚至还想笑。
胡同深处传来阵阵香味。
咕噜噜。苏汉伟的小肚皮已经饿的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向人杰,我饿了。苏汉伟哽咽的说。
苏汉伟乖乖的对你看着的时候。会让人特别有内疚感。
虽然你知道迁就他简直就是在自己犯贱。
向人杰把他拽起来。顺着胡同的方向也没有什么目的的走着。再苏汉伟迷迷糊糊左脚踩右脚右脚踩左脚的特殊舞步的带领下。差点打断苏汉伟的腿。然后又把这个畜牲背起来。
苏汉伟拍打着他的背,嘴里吆喝着,快快快。

向小姐,我心里住着一匹野马,但是我却没有一片草原。
苏汉伟突然凑到向人杰耳边唱了起来。
这调跑的草原也容纳不了您这歌啊。
去你妈的。

墙的尽头有一家面馆。面汤开了,起锅的时候,水蒸气氤氲在门口有一种人间仙境的感觉。
我不会是已经饿死上天了吧。苏汉伟趴在向人杰的背上激动的说。
别说骚话,快下来吃东西。饿死爹了。
老板娘是个胖胖的女人。

tbc

评论(5)
热度(15)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