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诗与玫瑰(中)

泰隆x伊泽瑞尔

无责任拉郎。
先写一点。更不更完再说,


从那以后,伊泽瑞尔每天都盼望着周三的下午。他无比期待着与泰隆先生见面。起初仅仅可能是因为泰隆先生在课堂上对于他的尊重与鼓励。事实上等伊泽瑞尔真正的去接触这门学科,才发现真的是非常迷人的一门学问。
或者说是泰隆先生的授课方式让这门学科变的生动而迷人。
泰隆教授牵着伊泽瑞尔的手。带他去田园里,感受劳动。
他的手上满是老茧。粗糙而深刻。但是伊泽瑞尔却忍不住紧紧握住。
所以与爱慕不同的是,在古老的东方,神仅仅是神,他们并不会说要光遍有了光。就算是女娲这样的神明,也需要通过劳动来弥补天空的缺口。泰隆先生顿了顿,指导伊泽瑞尔分辨哪些是杂草,而哪些是农作物的幼苗。
这实在是太难了,先生。伊泽瑞尔擦了擦脸上的汗从地里站起来。他为了看清楚植物的样子,弄的脸上,头发上都是泥巴和杂草。
你是说文学还是说劳动。泰隆看着脏兮兮的男孩子,实在忍不住笑意。
伊泽瑞尔看着一直以来十分严肃的教授,咽了咽口水。
先生,你笑起来就像春天的栀子花一样好看。
他似乎是不假思索的说出来的。但是说完之后马上就羞涩起来了。
而古板的教授似乎对于赞美并不在意。他比较关心伊泽瑞尔到底哪里没有听懂。
先生,事实上都是一样的。您说过,对于古老的东方文明来说。文学来自于劳动,劳动是文学的表现。那么对于我来说。。。伊泽瑞尔挠了挠乱糟糟的金发。
所以对于你来说,哪些是玉米苗,哪些是文学史,你都没懂。泰隆帮他把剩下的话补充完整。
如果硬是要说的话,是这样的,先生。伊泽瑞尔耸耸肩,无赖地说。
泰隆揉了揉伊泽瑞尔质地柔软的发丝。无奈的说:“你明明很聪明。”
伊泽瑞尔捏着泰隆先生在他头上抚摸的手,回答道:“您说过聪明来自于勤奋!”
泰隆摸着他的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睡在壁炉前的猫,舒适而惬意。
可是这却不是一双喜欢养猫,养尊处优的男主人的手。他的指节粗大,骨骼嶙峋。指腹和掌间都是坚硬的茧。可是伊泽瑞尔却忍不住的喜欢,甚至把自己的脸颊埋在他的掌心摩擦。
好了,别划伤了自己的脸,小猫咪。泰隆打趣道,我才知道你有自残的嗜好。
不,我在感受劳动。你的手告诉我,你是一个博学的劳动者。伊泽瑞尔深深的在他的掌间吸了一口气。
好了,别说漂亮话了小淘气。我刚才捡了两坨牛粪来施肥。有时间在这里磨嘴皮子不如把书背一下。别想套近乎拿学分。
哇!伊泽瑞尔甩开他的手,然后用袖子揩自己的脸。
泰隆看着如同小猫洗脸一般的伊泽瑞尔,又好气又好笑:小淘气,你真的应该好好的做做笔记。难道牛筋草和牛粪是一个味道吗?
知道被耍了的伊泽瑞尔苦着脸,有点不情愿的点点头。
并非是他没有好好的背笔记。只是期末连续的复习和考试,让他有点喘不过气。由于以前的不认真学习,让他吃了很多警告,院长总是皱着一张沙皮狗一样的脸,斥责他:像你这样的学生早就应该开除了,不管怎么样,就算是你的叔叔来求我。如果你再挂一门学科,你就给我退学。
其实退学也没什么。
但是,这样就再也见不到泰隆先生了。
想到这里,伊泽瑞尔忍不住后悔起来。
如果都是泰隆先生来授课,那应该每门学科都非常有意思吧。伊泽瑞尔默默念叨。

评论
热度(20)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