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第二年的见异思迁


zeroxmystic/ryuxzero
微condixxiye
好久没写岳伦咯哈哈哈拉出来鞭尸。
国际三禁。

先写一点点,其实还会讲到因妈,算是zero中心吧

0.1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
这是阵圣俊今天晚上按掉的第一万次通话。如果不是知道那个人不清楚手机怎么拉黑电话,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黑名单。
傻逼尹景燮。
0.2
尹景燮打了个喷嚏,电话那头的人马上唠叨到是不是空调打的太低了,夏天热感冒很难受的…
不,ryu哥我感觉是有人在骂我。尹景燮揉了揉鼻子说。
哈哈你这个笨蛋说什么傻话呢。
哥你打这么久的跨国电话就是为了吐槽吗?电话费这么贵你可真是浪费的起啊。
话题一度陷入尴尬。
大概年纪大了所以比较喜欢唠叨了吧,那边的ryu有些不好意思的闷闷的笑。景燮最近过的好吗?说好吧欺骗自己,说不好吧担惊到了别人。所以他只能保持沉默。
尹景燮我挺想你的,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叹了口气,接着说到,大概错过的东西回想起来就格外的惋惜吧。
尹景燮却突然轻松下来:但是过去的都过去了。
嗯,我知道,所以你好好的。
我啊,没什么不好,ryu哥。手机没电了下次再说吧ryu哥。
嗯,那晚安。
尹景燮挂了电话任由手机电量低的提示音一直响到自动关机。他把脸埋在被子里想长长的叹气才发现被堵住了呼吸。他不知道在以前很多个夜晚ryu以这种姿势躲避安慰时是怎么样一种心情。但他知道被掐住咽喉的人想断气的念头会更胜一些。
他想到过了很久都还有人在打趣为什么一场比赛里要有两个劫的时候,ryu坐在那里从容的回答,所以之后拳头就改成了ban选赛制。
可是只有尹景燮知道,就在昨天他还会生气的摔枕头。
他知道那个人每次选劫的时候手都在抖,还会安抚他,没关系我教你怎么玩劫。可惜最后尹景燮也没学的多精髓,甚至有点讨厌这个英雄。
他的妖姬是他手把手教的,直到后来妖姬改了,他就再也没玩过这个英雄了,尽管她强势的如同bug。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过去了就过去了,白月光也好朱砂痣也罢。都静静的躺在时间的沉沙中。不曾改变模样。
0.3
阵圣俊在一万零一次拨打那个号码,听到的声音终于变了。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草泥马。
兮夜神经反射一般踹了阵圣俊一脚:草你妈!字正腔圆普通话一甲。
阵圣俊难得没和兮夜扭打到一起。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路过给苏老板拿来夜宵的打野望了adc一眼:骚逼这是失恋了?
兮夜一把拿过袋子回都懒得回答就开始拆蛤蛎外面的锡纸。
诶我的祖宗你慢点烫着呢。康弟赶紧递过去一双筷子,不知道是想拯救魔爪下的宵夜还是想拯救被烫着的猫爪。
就闹着的这段时间,阵圣俊已经离开了训练室。
康弟纳闷的问,骚逼这是怎么了。而小中单吝啬的回应只有吐着被烫到的舌头的嘶溜一声。
你他妈慢点吃!we也没穷到抢你嘴里的吃的吧?

等到阵圣俊回过神才发现他已经站在尹景燮的卧室门口了。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敲开门。
他隔着门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他甚至不知道他在不在里面。这种恐惧感从四肢百骸而来最终如潮水般涌进血液里。

你…在里面吗?阵圣俊嘶哑的喉咙发出那种琴弦被轴断的声音。他没有听到回应,竟然也不敢敲门进去。

他想起前一段时间他在门口抽烟遇到经理。他们在忽明忽暗的烟火中聊了好多,甚至烫到手指。有很多东西不是说挽回就挽回的。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救不活一个求死的人。
可是他仍然希望,他可以留在赛场上。留在每一场的和自己并肩的战斗中。

评论
热度(1)
不太会说话
所以除了文评和指正其他评论看心情回复。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