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

   

睡前故事3

伊泽瑞尔X巴德 mysticXzero

SideB



mystic轻轻舔舐着他的小腹,不怎么见阳光的皮肤白的可以看到血管。瘦的很但也不觉得多羸弱。
zero想推开他,推搡了半天放弃了。倒不是觉得在做多么羞赧的事情,只是真的有点痒。
你别再做这种事情了,真的不可能生孩子的。他的辅助只是稍微提高了音量,就像科学老师陈述着一个客观现象一样。毫无波澜。
阵圣俊有点泄气。他揽过他的辅助,用面颊蹭着他的脸。委屈的就如同一只抓了老鼠却被嫌弃弄的自己脏兮兮的猫。
这个夏天就算开着空调,这样搂在一起还是很热的。zero好言好语的哄着他的ad放开他。等到真的可以一个人躺到床上的时候,已经快要过了午睡时间了。
无聊万分的阵圣俊趴在阳台上想去抓树上吵个不停的知了。所以当小兽发现他的时候只看到他们当家ADCarry一副要跳楼的样子。
吓的把手上的冰棒都甩出去了。
我的小祖宗,你在干嘛啊。
被认定想死的人,除非你从棺材里跳出来,否则没人会相信你是如此热爱生活。
比起解释更加简单的就是推卸责任。
没人陪我。
我的祖宗,你想要谁陪你啊。
小中单立刻表示,如果让我陪他我相信等一会儿死的是两个。团还没打,双c就已经阵亡的事也干了不少。这也是个惹不起的祖宗。唉作为一个团队的辅助,就派你去哄adc吧。
小兽拍了拍刚睡着就被吵醒的迷糊的辅助。叹气道。
于是在室外温度高达40℃的午后,辅助陪着他的ADC一遍一遍把那只丑的离谱的猫从草丛深处抓出来时并没有表现暴怒。
他给他擦了一下满脸的汗,把整齐的刘海弄的乱七八糟。
好啦,再这样下去,就晒的不好看了。他劝说他的ADC道。
他好看的AD用一种看奶油冰淇淋的目光审视着他,重复道,恩,晒黑了就不好看了。他就拉着他的手,往屋子里走去。
那只丑陋又愚蠢的猫,也跟在了后面。
他辅助的掌心就像夏天的阳光一样灼热。烫的他想收回手。却又认真抓紧了。

那个……我亲亲你好不好?

SideA
每个生命都有着独特的灵魂,当他们死后。灵魂就会变成音符散落在各地。召唤师峡谷每个角落都可能会有人逝世。所以我在做一件非常伟大的工作。
捡尸体?
啊,愚蠢的人类,我发誓!你这种人死后连灵魂都会被狼群撕碎。巴德恶狠狠的诅咒着。
我可不想死,比起把愿望寄托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灵验的神。我更希望,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毕竟像我这么帅的,一般都命运的主角。伊泽瑞尔开玩笑一般的说。还顺便整理了一下自己金色的短发。
巴德想要嘲讽他的话到了嘴边却咽下去了。他说的并没有错。伊泽瑞尔先生是他这么漫长的生命中见过的最好看的射手了。他不说话的时候,就仅仅安静的看着你,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就好像要带你沉入恋爱的深海。当然这个聒噪的男人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说着让人脑壳疼的骚话,恨不得对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多扇几个巴掌。
对面的戏命师先生显然看不下去这种视他于无物的行为。然而废物们还在愉快的聊着天。
一发万众倾倒在伊泽瑞尔脚下炸开的时候,探险家先生明显没有感受到警告的意味。他只是稍微挪了个地方,和巴德先生继续争论着,到底是这些死掉的灵魂比较重要还是活着的人比较重要。
就像你的女朋友总是问你,到底是我重要还是lol重要一样。
无理取闹。这个问题,巴德耸耸肩。(大概有肩膀吧虽然胖的已经没有脖子了)你为什么总是要争论到底是吃饭重要还是睡觉重要?虽然这两点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有没有一点点做辅助的自觉!好好先生伊泽瑞尔第一次对他的搭档发起了脾气。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都挡住了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
巴德先生喜欢在召唤师峡谷搜集那些被埋葬的秘密。他骗其他人,那些是人死去的灵魂。
这样显得他神秘又伟大。掩盖那些喜欢偷窥别人小秘密的恶趣味。
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在召唤师峡谷的风声中被吹到很远的地方。
他没有听到枪声,但是可以听到生命的叹息。
伊泽瑞尔被他胖的有点占地的辅助撞到一边的时候,只是觉得自己抱了个巨型弹弹球。
我以为中子弹的话会像气球一样,噗,的飞上天。就像有一次我的飞行器坏掉了,它带着我差点窜上了月亮。他拍了拍圆圆的肚皮。显然它里面装的不是空气。真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
你知道我一直狡辩,我并不是真的胖的。他的辅助委屈的说。他的木灵发出叮铃的响声。像是在附和。
伊泽瑞尔捏着他摸着自己肚子的手掌。突然不知道说什么。那些张口即来的情话在形形色色的美女的耳边穿梭。现在却发不出一个音符。
所以你要守住我的秘密呀。伊泽先生。他说。他的声音很轻了,要凑过去听才能听的到。他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他经常唱的那曲子。木灵们跳到他的身上。不再说话。
 

  
  人们把难言的爱都埋入土壤里
  袖手旁观着别人尽力撇清自己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薛之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原结尾:他的身体正在消失,并且发出清脆的叮咚声。他似乎想说什么,太小了,伊泽瑞尔只能搂着他,贴着他的面颊听他说话。 他说的很缓慢,并且声音越来越轻。 









他说:你这个傻逼,治疗呢?

评论(12)
热度(17)
© /滑稽 | Powered by LOFTER